壹、超國界法律的定義

壹、超國界法律的定義

美國法學家傑賽普(Philip C. Jessup, 1897-1986)認為,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不僅國家與國際組織是國際法的主體,還必須承認個人的特定地位(特別是人權的部分)。進而傑賽普使用了比「國際的」(international)含義更廣的用語-「超國界的」(transnational)[1],以「超國界法律」來代替傳統國際法。惟其並非摒斥傳統國際法學既以建構的概念與討論,只是更強調並兼顧以個人為中心所開展出的「超越國境」(transcend national frontiers)法律關係[2]

本書定義之超國界法律,是指包括了規範超越國境活動的『所有法律』,即不僅包括國際公法和國際私法,還包括不屬於上述兩法的其他法律在內[3]這些其他法律包含了國內法(民、刑、行政、商事、訴訟法等等),以及外國法。也就是說,超國界法律涉及超越國境活動的所有法律,國際法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但超國界法律所包括的卻不只是國際法而已,除了純粹內國案件以外之法律都是超國界法律。

傳統國際法的定義及適用定位,是以「國家」為主體,討論國家與國家之間的關係。惟晚近國際法,早已突破以「國家」為唯一主體的框架。傳統國際法之界定雖範圍嚴謹,但卻不能照應現實世界中,透過法律解決紛爭的需求。尤其對個人以及準於個人地位的公司企業而言,嚴格國際法範疇下的法律工具,並不足以充分做為其保障權利的工具。因此,對於所有活動於地球的主體而言,單單建立「國際法的思維」即嫌不足,而應建立在法律架構上超越「國內法」,應用實效上超越「國際法」的「超國界法律思維」[4]

[1] 大陸譯為「跨國的」,本書為突顯「超越國境」的重要意涵,譯為「超國界的」。

[2] 關於傑賽普提出「超國界法」概念之研究與回顧,請詳參:顏林,傑塞普的跨國法思想及其對現代國際法的貢獻,比較法研究,2008年第5期,2008年,頁144-152。

[3] 原文如下:“Nevertheless I shall ues, instead of ‘international law’, to include all law which regulates actions or events that transcend national frontiers. Both public and private international law are included, as are other rules which do not wholly fit into such standard categories [as pure domestic laws].” PHILIP C. JESSUP, TRANSNATIONAL LAW, 2 (1956).

[4] 反對所謂超國界法律概念者,如王鐵崖教授:「國際法或萬國法之外,還有一些名稱,如『超國法』(Supranational law),『越國法』(Transnational law),…這些名稱是按照某種理論而創造出來的。它們的目的是要改變國際法的性質,以國家之間的法律改變為超越國家之上的法律,因而也可以說是對國際法的否定。它們脫離現實,在理論上也是站不住腳的。」參見王鐵崖,國際法,北京,1版,頁4(199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