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語、超國界法學之整合性與耗盡性特質

結語、超國界法學之整合性與耗盡性特質

應如何定性超國界法學,使我們得以更瞭解其內涵。簡單來說,可分作「整合性」(integrating)與「耗盡性」(exhausted)論之。稱以「整合性」在於,超國界法律無非就是「單純內國案件以外」的案件所應適用法律的統稱。我國傳統法學教育習慣將國際法與國內法想像為兩個分立的法學領域,嚴重忽略兩者事實上彼此影響。因此我們解讀涉外具體個案時,必須跳脫傳統法律學科分際,以開闊的胸襟、嶄新的視野與整合性的思維,將國內法、國際法,甚至是外國法相互為用、置於同一平台上思考,才能兼顧問題國際性與涉外法律問題的多重面向,最終提出周延的法律見解。

又稱以「耗盡性」在於,倘若傳統法學科的教學及學習上已能妥善並完整兼顧其涉外面向,國內法與國際法的關連已可清楚呈現在傳統法學科當中,此時超國界法學便畢竟其功,無庸在傳統法學科以外存在。易言之,超國界法學,是以「終結自己」作為最終目標。

整體而言,提倡超國界法律思維無疑是鼓勵法律人,不論在行政、立法、司法的崗位上,在解釋各類法律問題或建構法律制度方面,都能打破內外國法的區隔及界線,超越自己國家本位,深切體認自己一時見解可能為國際社會或為自己國家融入國際社會所帶來的影響,期許以謹慎但開放、正向、且有利國際社會共存共榮之態度來處理法律事務。誠如最新修正《涉民法》所呈現的態度,一改舊法中許多出於國家保護主義、本位主義的立法模式,修正以功能性選法,對內、外國法(內外國法律秩序)為平等尊重之對待,未再一味強制選用中華民國法律,如此全觀之超國界思維,值得肯定。

倘我們亦能以同樣的開闊思維來處理兩岸法律問題,讓許多國際公約當中所隱含的平等尊重或普世價值,不因地域囿於兩岸而改變我國態度,相信對於我國際法及兩岸關係之發展,皆屬正向能量之注入。此乃我國作為國際社會一員所應擔負之責任,以及你我身為法律人所應付出之平等關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