緒論:超國界法律

緒論-超國界法律

2005年間《世界是平的》(The World Is Flat)一書在臺灣頗為暢銷,作者Thomas L. Friedman指出,在全球化與資訊科技日趨發達的影響下,地球上有形與無形的障礙已被抹平,對跨國公司及運籌全球的行業來說,時差不復存在,人才及貨品超越國界快速流通,形同「世界是平的」。數年後的今日我們的生活經驗確實如此,尤其是行動裝置科技與網路社群平台的快速發展,不僅更新個人食衣住行育樂的供需模式,在數位匯流的世界趨勢下,產業營運與商務發展亦發生重大的變革,政府部門也必須加入全球化服務的行列。無論是地理上的「天塹」或是人為的「鴻溝」,早已無法阻擋人才、貨品與思想的密切交流。2010年末至2011年初北非的「茉莉花革命」導致突尼西亞政權倒台;近年來履履發生國家間的網路攻擊,也開始被視同於常規戰爭,更顯示出國際、群際、人際關係的瞬息萬變與複雜難測,政治、法律制度幾乎難以跟上社會現實的進展。國家為因應種種嶄新而劇烈的衝擊,紛紛尋求區域經貿與政治的整合。在這些趨勢帶動的法律變遷中,以下四點特別值得我們省思:

(一)     就法律規範主體而言,個人(包括自然人及法人)、企業與各類非政府組織於國際舞台更趨活躍,成為國際法律關係之新興主體。

(二)     就國家本身以一般法人身分從事國際私經濟行為的情形,若於外國法院涉訟,亦接受以一般當事人身分出庭爭訟,傳統的「主權豁免原則」內涵已然改變。

(三)     自人民福祉之角度觀察,為求融入國際社會,以利自身經貿發展,政府主動修改國內法律以符合貿易夥伴國或國際多邊公約與條約之例,更為常見。

(四)     在觸及涉外管轄法律之修訂、對外國判決之適用與承認、對外國人權利保障等議題時,昔日「國家主權至上」及容許國民與外國人間有不同待遇的想法,如今備受挑戰。

在全球活動逐漸整合之際,超國界的爭議更易發生,然而一般通常歸之以「國際性案件」或「涉外案件」,直覺以為這是「國際公法」(public internation law)或「國際私法」(private internation law)的研究範疇。惟自法律技術面來看,「國際私法」是法官在審理涉外案件應適用何國法律(準據法)的選法規則,並不直接處理案件本身,嚴格說來,其實是「國內法」,與國際法較有關連性之處在於,國際多邊公約-尤其是海牙國際私法會議制定之公約-促成了各國涉外案件選法規則的劃一;而「國際公法」,通常以國家或國際組織作為研究對象,內容偏向說明國與國之間的相處規則,以及這些規則的形成方式,對於以個人或企業作為國際法規範主體較少著墨。顯然,無論是國際公法或國際私法,均未能回應上述國際法律變遷現象,無法解決以「國家以外之個體」為中心所開展的超越國界實體法律問題。

有鑑於此,本課程認為應跳脫傳統研究國際法的方法,針對跨越國界、具有涉外因素的案件,引進「超國界法律問題」(Transnational Legal Problems)概念,以國際公法、國際私法與傳統法學科(例如民、刑、行政、商事、訴訟法等等)既有的法學概念作為基礎,同時將外國法納為素材,一同融入國內法律規範的解釋之中,綜合解決國際性或涉外法律問題。考量國際公法與國際私法目前之不足處,引進超國界法律問題研究較能深入觸及國際性案件或涉外案件的「實質法律問題」;又較之於傳統國內法學科,更能注意到「涉外因素」在攪動法律問題時所引起的蝴蝶效應。

此外,比起傳統國際公法嚴守於「主權」、「疆域」等形式概念,超國界法律問題研究更重視「實質」的國際法律關係,為我國提供了較為實際的國際事務思考路徑。兩岸分裂分治至今已超過六十個年頭,雖然兩岸政府各自遵行的憲法均包含「一個中國」原則,但對於一中的內涵卻有不同的解釋與定義。政治上,兩岸從互不來往,到現在經貿上的頻繁交流,法律制度上自然也面臨了要如何相互承認及其他諸多法律解釋問題。如何解決同樣堅守一中,制度卻不同的跨兩岸法律爭議?超國界法律的思維,較一般國際公法概念更具有彈性,本書因此稱兩岸間法律問題為「準超國界法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