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S協定簡介

賴昱誠
國立政治大學外交學系碩士

食品安全檢驗及動植物防疫檢疫措施(SPS措施)是各國用以防止輸入對人類生命、健康有害之食品,避免因動植物輸入而流行之疫病及防止病害蟲入侵所為之措施。食品安全議題對消費者之影響有其直接性、普遍性、多樣性及持續性等特性,因此各國對於食品安全議題亦相當重視。[1]

會員國為了防範傳播媒介風險、食品安全風險、產品檢驗風險及蟲害損失,進而保護會員國境內動物或植物之生命或健康所為的一切措施即為SPS措施。這些措施包括:所有相關法律、政令、規定、要件和程序,特別是最終產品的標準;加工與生產方法;測試、檢驗、發證與核可程序;檢疫處理;相關統計方法、取樣程序與風險評估方法的規定;以及與食品安全有直接關係的包裝與標示規定。 凡可能直接或間接影響國際貿易之SPS措施均在SPS協定的適用範圍內。

為了保護人類、動物或植物的生命或健康,WTO肯認會員可採取相關的防檢疫措施,惟此等措施不得對會員國構成專斷或無理之歧視,抑或對國際貿易構成隱藏性之限制。[2]因此,為規範會員國相關SPS措施,烏拉圭回台談判時訂立了SPS協定,作為GATT第20條b項之詳細規定。

為防止會員國藉安全措施之名行貿易限制之實,SPS協定主要之目的即在於防止安全措施之濫用。為此,SPS協定設立了三項基本準則:

一、科學證據原則:為正當化進口限制,要求會員國提供健康、安全風險的「科學證據」。

二、國際標準原則:對於遵守國際標準的進口品,制約會員國課予更嚴格的國內標準之權利。

三、必要原則:除安全、健康目的之必要外,禁止其他貿易限制措施。[3]

由此三項原則衍生出SPS協定之主要規範有:科學證據之要求、調和原則、同等效力原則、透明性原則等。

SPS協定凡14條、3項附件,附件A為「定義」、附件B「檢驗與防檢疫法規的透明化」、附件C為「管制、檢驗與核可程序」,茲依SPS協定各重要原則分述如下:

一、必要性與科學證據原則:

SPS協定之架構體系首先應從第2條開始說明,其規定會員國的基本權利義務、揭櫫協定的規範精神。SPS協定第2條設立了三項基本權利與義務:1. 採行各種SPS措施之主權權利。2. 科學證據原則。3. 不歧視原則。

第2.2條前段要求SPS措施必須以保護人類或動植物之生命健康之需要程度為考量,方符合「必要性」之要求,重申GATT第20條b款之規定。而措施正當性的要求則需要以科學證據為基礎,SPS措施必須與科學證據間有合理且客觀之關係 ,方符「科學正當性」(scientific justification)之要求。

二、國際標準之調和與同等效力原則:

因應各國科學發展能力不同,同時鼓勵會員國採取國際標準制定國內的SPS措施,使國內措施與國際標準進行調和(harmonization)。依SPS協定第3.1條規定,凡符合國際標準、準則或建議之SPS措施,應視為(shall be deemed)保護人類或種物生命健康所必需,且應被認定為符合SPS協定及GATT 1994之相關規定。[4]

而國際標準之作成機關包括:食品法典委員會(Codex Alimentarius Commission)、世界動物衛生組織(World Organization for Animal Health, OIE)、國際植物保護公約秘書處(the Secretariat of the International Plant Protection Convention)。其他事務若未被上述三組織所涵蓋,則需要參考由開放所有會員申請加入的相關國際組織所頒布,同時亦為SPS委員會所承認的適當標準、準則或建議。若出口國客觀地證明其SPS措施達到進口國適當保護水準之要求,即使此等措施與進口國不同或與其他進口同一產品之會員不同,進口國亦應將出口國之措施視為具同等效力而加以接受。[5]

三、風險評估及適當保護水準:

「風險評估」是指會員國依據可能採行的SPS措施,評估某一害蟲或疫病之入侵並在其境內立足或散播之可能性,以及評估其所造成的潛在生物及經濟影響;或指評估食品、飲料或飼料之添加物、污染物、毒素或病原體可能導致人類或動物健康之潛在影響。[6]在SPS協定第5條中,首先課予會員國在採行SPS措施前要先經過風險評估的義務,同時亦必須將相關國際組織所研訂的風險評估技術納入考量。

調和原則有其例外,SPS協定第3.3條規定,若會員國具有科學上之正當理由或經過適當風險評估[7],得設立得設立比國際標準更嚴格的適當保護水準(Appropriate Level of Protection, ALOP)。若會員國認為另一會員之SPS措施對其出口造成限制或隱藏性限制,而該項措施非依國際標準制定,或該國際標準不存在時,可要求實施該SPS措施之會員國說明其理由。

四、暫時性措施

會員國若採用自訂的適當保護水準,但相關科學證據卻不充分時,會員國仍可依據協定第5.7條實施暫時性措施。惟會員國若要採行暫時性措施,必須符合以下四個要件:1. 科學證據不充分:在現行風險評估之下,缺乏充分的科學證據。2. 基於現有資訊:會員國採行之SPS措施,必須基於現有相關可用的資訊。3. 持續進行科學研究:採行暫時性措施之會員為尋求更客觀的風險評估,必須持續蒐集、取得更多必要之科學資料。4. 合理期限:暫時性措施必須在合理期限內進行檢討及調整。

綜上所述,SPS協定作為GATT 1994之特別規定,其法律架構審查上具有兩條途徑:

一、第一條途徑:首先審查系爭措施是否符合第2.2條「科學證據原則」之要求。若存在國際標準,則依據第3.1條之規定,會員必須依據現有之國際標準訂定其SPS措施。依據SPS協定第3.2條之規定,符合國際標準之SPS措施即視為維護人類、動植物生命健康所必要,符合SPS協定及GATT 1994之相關規定。

二、第二條途徑:在第2.2條「科學證據原則」之要求下,若不採納國際標準或在無國際標準的情況下,當具有科學上之正當理由時,會員得設定更嚴苛之防檢疫標準。設定防檢疫標準時,必須經由允當之風險評估原則才得設立。因此,會員國依據第5.1條至第5.8條之風險評估規範,得設立「適當保護水準」。此時,又可細分成兩個子途徑:

(一)若依據第5.1條至第5.8條進行風險評估,而科學證據充分時,即視為符合SPS協定及GATT 1994之規定。

(二)若依據第5.1條至第5.8條進行風險評估,然依據現有可得之資訊,科學證據仍不充分時,則會員得依據第5.7條之規定實施「暫時性措施」。施行暫時性措施必須在科學證據不充分之情況下,依據現有資訊實施,同時會員必須持續進行科學研究,並在合理期間內對暫時性措施進行檢討。

相關連結:

WTO Introduction of SPS Measures:http://www.wto.org/english/tratop_e/sps_e/sps_e.htm
Understanding the WTO SPS Agreement:
http://www.wto.org/english/tratop_e/sps_e/spsund_e.htm
SPS Agreement:
http://www.wto.org/english/docs_e/legal_e/15sps_01_e.htm
SPS協定中英對照本(動植物防疫檢疫局):
http://www.baphiq.gov.tw/admin/upload/twgov_file_201106112343171.pdf


[1] 在所有消費財中,由於以下的幾點原因,食品衛生與安全議題最受消費者關心:一、其消費形態為直接攝入人體。二、日常生活中均可能消費。三、導致危險之因子具多樣性,如:腐敗、病原菌、食品添加物、農藥殘留、抗生素殘留、成長荷爾蒙、基因改造體等。四、存在可能影響次世代之危險,如:胎兒畸形等。參見:中嶋康博,食品安全問題の経済分析,頁32-33,2004年。
[2] Agreement on the Application of Sanitary and Phytosanitary Measures preamble, Apr. 15, 1994, 1867 U.N.T.S. 493 [hereinafter SPS Agreement].
[3] 滝川敏明,WTO法──実務‧ケース‧政策,頁155,第二版,2010年。
[4] SPS Agreement, supra note 2, art. 3.2.
[5] Ibid, art. 4. 而同等效力原則與SPS協定第2.3條最惠國待遇原則之關係會產生以下問題。首先,若A國與B國針對某項產品締結同等效力協定,則對於與B國採取同樣SPS措施的其他國家而言,可適用SPS協定第2.3條之規定,A國亦必須承認其措施之同等效力。其次,針對某項產品,若A國與B國已締結同等效力協定,B國又與措施相異的C國締結同等效力協定,則A國是否應對C國之措施採取與B國相同之待遇?此時,只要C國證明其措施與B國之措施能達成相同的保護水準,則A國亦應肯認C國之措施而給予相同之待遇。參見:山下一仁,食の安全と貿易──WTO‧SPS協定の法と経済分析,頁115-116,2008。
[6] Ibid, Annex A(4).
[7] 進行風險評估時,必須依據現有的科學證據、考量相關經濟因素、兼顧減少貿易負面影響之目標,同時遵守不歧視原則、保證措施之必要性及最小侵害性,以不超過適當保護水準為限。See: , Ibid, art. 5.1-7.

武裝衝突的分類 Classification of Armed Conflicts

     國際人道法為「戰時法」(jus in bello),僅適用於戰爭或武裝衝突時期,而不適用於和平時期。依據前南斯拉夫國際刑事法庭 (International Criminal Tribunal for the former Yugoslavia) Tadić案判決的解釋,武裝衝突定義為「國家之間訴諸武裝部隊的衝突,或是一國內部政府當局與有組織的武裝團體之間或此種團體之間的持久性武裝暴力」(a resort to armed force between States or protracted armed violence between governmental authorities and organized armed groups or between such groups within a State)。其所稱前一種情況係國際性 (international) 武裝衝突,後一種情況則是非國際性 (non-international) 武裝衝突,而適用於這兩種武裝衝突的國際人道法規則並不全然相同。 (繼續閱讀)

文章分類: IHL |

TIFA微知識

羅傑 (經濟部經貿談判代表辦公室助理員)
杜芸珮 (中研院法律所研究助理)

上週,美國派遣由貿易代表署(USTR)副助理貿易代表Eric Altbach率領之專家代表團訪台,與我國相關主管機關討論兩國重視之經貿議題,並就台美TIFA復談與否交換意見[1]。乍聞相關報導指出,最快明年1月將重啟台美TIFA復談[2],政府也釋出相關資訊,未來台美TIFA復談後,我國優先鎖定4大面向與美方進行討論,包括推動關務合作、標準相互認定、洽簽雙邊投資協定(BIA)及電子商務協定等議題[3],不吝為台美雙邊經貿關係發展之重要指標。 (繼續閱讀)

外交使館館舍的不可侵犯權

自古以來,駐外使節的派遣一直是國家間的往來的重要一環,經過幾世紀的發展,外交代表及外交使館在現今國際法下的地位主要受1961年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及國際習慣法規範。以下就外交使館館舍的不可侵犯權作介紹,並簡論領事館館舍的保護。 (繼續閱讀)

聯合國人權保障體系

聯合國憲章明示:「促成國際合作,以…增進並激勵對於全體人類之人權及基本自由之尊重,不分種族、性别、語言或宗教」為其成立宗旨之一。自成立以來,聯合國經由許多不同管道落實此一目標,早年著重於標準制訂(standard-setting)工作,先後起草並通過了世界人權宣言、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等重要人權文件,現有的九項核心國際人權條約(core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treaties)以及其各自的任擇議定書(optional protocols)皆是在聯合國主導下起草、談判及通過。另外,聯合國亦成立專責機構促進人權保障,此類機構主要分為兩類:依據聯合國憲章成立(Charter-based)以及依據人權條約成立(treaty-based)者,前者包括聯合國大會下的人權理事會(Human Rights Council)和經濟社會理事會(Economic and Social Council)下的前人權委員會(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後者包括監督各人權條約執行的專家機構。除此之外設有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Office of the High Commissioner for Human Rights),協助上述兩類機構之運作並促進實現憲章及各人權條約保障之權利。聯合國許多其他機關和專門機構亦將人權事務納入工作重點之一,例如: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UNHCR)、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聯合國開發計畫署 (UNDP)、聯合國促進兩性平等和增強婦女權能署(UN Women)、國際勞工組織(ILO)、聯合國教育、科學與文化組織(UNESCO)等,近年來聯合國更加強所有機構工作中推動人權主流化(human rights mainstreaming)。以下僅就主要聯合國人權機構之組織、運作及面臨的挑戰做介紹及分析。 (繼續閱讀)

武裝衝突時文化財產之保護

Protection of Cultural Property in Armed Conflicts
王慕義
國立政治大學外交系博士班二年級

當武裝衝突發生時,大眾通常傾向擔憂傷兵、俘虜和平民等受害者的處境,或是哀嘆民宅、醫院和學校遭受戰火波及,尤其無辜平民陳屍街頭、醫院傷者血流如注或城鎮滿目瘡痍的畫面令人看了甚是痛心,而國際人道法即在保護此些易受武裝衝突之害的對象,以盡量避免前述悲慘場景不斷上演。然而,對於武裝衝突的另一潛在受害對象–文化財產 (cultural property),大眾似乎未給予過多關注,或許因相關畫面不夠觸目驚心,或許因文化財產與大眾生活的關聯性不若民宅、醫院和學校來得密切,但這絕非代表文化財產的地位不重要。相反地,文化財產的保護始終在國際人道法中享有一定份量,其價值並不反映於戰時人道考量,而是體現在特定民族乃至全人類精神文化傳承的延續,其重要性不言而喻。依據1954年「在武裝衝突中保護文化財產的公約」(Convention for the Protection of Cultural Property in the Event of Armed Conflict) 第1條,舉凡博物館、圖書館、藝術作品、古書典籍、歷史遺跡和宗教場所皆屬於文化財產,其相關保護規範不僅見諸於國際人道法,也包含一套專門的國際法規則,後者係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簡稱UNESCO) 所通過的條約為主體。 (繼續閱讀)

保釣替誰宣稱主權

(本稿刊載於蘋果日報 論壇與專欄 「保釣替誰宣稱主權(曲元寧)」,在此附上相關資料)

我國民間保釣船全家福號,本周三在我國五艘海巡艦陪同下,前往釣魚島海域投擲「五星旗」,令人百思不得其解。我國外交部事後表示,海巡艦的「護漁」工作並無任何瑕疵,絲毫未提及我國官方護送五星旗的行為(相關新聞連結於此)。

對岸政府對於此事,大力報導「維護祖國的領土完整與主權,是兩岸同胞的共同意願」,更讓人懷疑保釣運動的目的究竟是為了維護中華民國的領土主權,還是強調「祖國的領土完整」? (繼續閱讀)

世界貿易組織概述

一、WTO之前身—GATT時期

設立國際組織以促進並統合國際貿易發展的概念,討論起源針對國際貨幣和金融問題處理探討並通過成立「國際貨幣基金(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以及「國際復興開發銀行(International Bandk for Re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的「布列登森林會議(Bretton Woods conference)」;雖然在該會中認為對國際貿易亦有建立與世界銀行相似的國際組織以相互配合運作,但在會中並未對國際貿易組織的成立加以探討。1945年聯合國正式成立後,多邊貿易談判也在聯合國「經濟社會理事會」展開協商,並在1946年達成成立「國際貿易組織(International Trade Organinzation,簡稱ITO)」的決議。 (繼續閱讀)

敘利亞主要反對組織簡介

敘利亞主要反對組織簡介
主要資料來源:BBC
一. Syrian National Council (SNC)
敘利亞全國委員會
敘利亞全國委員會(SNC)是由七個反對團體組成的聯盟,目的在提供國際社會一個「阿塞德政府之外可信任的選項」,並提供國際上反對行動的單一聯絡對口。該團體在敘利亞情勢中試圖扮演類似全國過渡委員會(NTC)的角色,NTC最後也獲得國際承認,並組織利比亞臨時政府。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