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S協定簡介

賴昱誠
國立政治大學外交學系碩士

食品安全檢驗及動植物防疫檢疫措施(SPS措施)是各國用以防止輸入對人類生命、健康有害之食品,避免因動植物輸入而流行之疫病及防止病害蟲入侵所為之措施。食品安全議題對消費者之影響有其直接性、普遍性、多樣性及持續性等特性,因此各國對於食品安全議題亦相當重視。[1]

會員國為了防範傳播媒介風險、食品安全風險、產品檢驗風險及蟲害損失,進而保護會員國境內動物或植物之生命或健康所為的一切措施即為SPS措施。這些措施包括:所有相關法律、政令、規定、要件和程序,特別是最終產品的標準;加工與生產方法;測試、檢驗、發證與核可程序;檢疫處理;相關統計方法、取樣程序與風險評估方法的規定;以及與食品安全有直接關係的包裝與標示規定。 凡可能直接或間接影響國際貿易之SPS措施均在SPS協定的適用範圍內。

為了保護人類、動物或植物的生命或健康,WTO肯認會員可採取相關的防檢疫措施,惟此等措施不得對會員國構成專斷或無理之歧視,抑或對國際貿易構成隱藏性之限制。[2]因此,為規範會員國相關SPS措施,烏拉圭回台談判時訂立了SPS協定,作為GATT第20條b項之詳細規定。

為防止會員國藉安全措施之名行貿易限制之實,SPS協定主要之目的即在於防止安全措施之濫用。為此,SPS協定設立了三項基本準則:

一、科學證據原則:為正當化進口限制,要求會員國提供健康、安全風險的「科學證據」。

二、國際標準原則:對於遵守國際標準的進口品,制約會員國課予更嚴格的國內標準之權利。

三、必要原則:除安全、健康目的之必要外,禁止其他貿易限制措施。[3]

由此三項原則衍生出SPS協定之主要規範有:科學證據之要求、調和原則、同等效力原則、透明性原則等。

SPS協定凡14條、3項附件,附件A為「定義」、附件B「檢驗與防檢疫法規的透明化」、附件C為「管制、檢驗與核可程序」,茲依SPS協定各重要原則分述如下:

一、必要性與科學證據原則:

SPS協定之架構體系首先應從第2條開始說明,其規定會員國的基本權利義務、揭櫫協定的規範精神。SPS協定第2條設立了三項基本權利與義務:1. 採行各種SPS措施之主權權利。2. 科學證據原則。3. 不歧視原則。

第2.2條前段要求SPS措施必須以保護人類或動植物之生命健康之需要程度為考量,方符合「必要性」之要求,重申GATT第20條b款之規定。而措施正當性的要求則需要以科學證據為基礎,SPS措施必須與科學證據間有合理且客觀之關係 ,方符「科學正當性」(scientific justification)之要求。

二、國際標準之調和與同等效力原則:

因應各國科學發展能力不同,同時鼓勵會員國採取國際標準制定國內的SPS措施,使國內措施與國際標準進行調和(harmonization)。依SPS協定第3.1條規定,凡符合國際標準、準則或建議之SPS措施,應視為(shall be deemed)保護人類或種物生命健康所必需,且應被認定為符合SPS協定及GATT 1994之相關規定。[4]

而國際標準之作成機關包括:食品法典委員會(Codex Alimentarius Commission)、世界動物衛生組織(World Organization for Animal Health, OIE)、國際植物保護公約秘書處(the Secretariat of the International Plant Protection Convention)。其他事務若未被上述三組織所涵蓋,則需要參考由開放所有會員申請加入的相關國際組織所頒布,同時亦為SPS委員會所承認的適當標準、準則或建議。若出口國客觀地證明其SPS措施達到進口國適當保護水準之要求,即使此等措施與進口國不同或與其他進口同一產品之會員不同,進口國亦應將出口國之措施視為具同等效力而加以接受。[5]

三、風險評估及適當保護水準:

「風險評估」是指會員國依據可能採行的SPS措施,評估某一害蟲或疫病之入侵並在其境內立足或散播之可能性,以及評估其所造成的潛在生物及經濟影響;或指評估食品、飲料或飼料之添加物、污染物、毒素或病原體可能導致人類或動物健康之潛在影響。[6]在SPS協定第5條中,首先課予會員國在採行SPS措施前要先經過風險評估的義務,同時亦必須將相關國際組織所研訂的風險評估技術納入考量。

調和原則有其例外,SPS協定第3.3條規定,若會員國具有科學上之正當理由或經過適當風險評估[7],得設立得設立比國際標準更嚴格的適當保護水準(Appropriate Level of Protection, ALOP)。若會員國認為另一會員之SPS措施對其出口造成限制或隱藏性限制,而該項措施非依國際標準制定,或該國際標準不存在時,可要求實施該SPS措施之會員國說明其理由。

四、暫時性措施

會員國若採用自訂的適當保護水準,但相關科學證據卻不充分時,會員國仍可依據協定第5.7條實施暫時性措施。惟會員國若要採行暫時性措施,必須符合以下四個要件:1. 科學證據不充分:在現行風險評估之下,缺乏充分的科學證據。2. 基於現有資訊:會員國採行之SPS措施,必須基於現有相關可用的資訊。3. 持續進行科學研究:採行暫時性措施之會員為尋求更客觀的風險評估,必須持續蒐集、取得更多必要之科學資料。4. 合理期限:暫時性措施必須在合理期限內進行檢討及調整。

綜上所述,SPS協定作為GATT 1994之特別規定,其法律架構審查上具有兩條途徑:

一、第一條途徑:首先審查系爭措施是否符合第2.2條「科學證據原則」之要求。若存在國際標準,則依據第3.1條之規定,會員必須依據現有之國際標準訂定其SPS措施。依據SPS協定第3.2條之規定,符合國際標準之SPS措施即視為維護人類、動植物生命健康所必要,符合SPS協定及GATT 1994之相關規定。

二、第二條途徑:在第2.2條「科學證據原則」之要求下,若不採納國際標準或在無國際標準的情況下,當具有科學上之正當理由時,會員得設定更嚴苛之防檢疫標準。設定防檢疫標準時,必須經由允當之風險評估原則才得設立。因此,會員國依據第5.1條至第5.8條之風險評估規範,得設立「適當保護水準」。此時,又可細分成兩個子途徑:

(一)若依據第5.1條至第5.8條進行風險評估,而科學證據充分時,即視為符合SPS協定及GATT 1994之規定。

(二)若依據第5.1條至第5.8條進行風險評估,然依據現有可得之資訊,科學證據仍不充分時,則會員得依據第5.7條之規定實施「暫時性措施」。施行暫時性措施必須在科學證據不充分之情況下,依據現有資訊實施,同時會員必須持續進行科學研究,並在合理期間內對暫時性措施進行檢討。

相關連結:

WTO Introduction of SPS Measures:http://www.wto.org/english/tratop_e/sps_e/sps_e.htm
Understanding the WTO SPS Agreement:
http://www.wto.org/english/tratop_e/sps_e/spsund_e.htm
SPS Agreement:
http://www.wto.org/english/docs_e/legal_e/15sps_01_e.htm
SPS協定中英對照本(動植物防疫檢疫局):
http://www.baphiq.gov.tw/admin/upload/twgov_file_201106112343171.pdf


[1] 在所有消費財中,由於以下的幾點原因,食品衛生與安全議題最受消費者關心:一、其消費形態為直接攝入人體。二、日常生活中均可能消費。三、導致危險之因子具多樣性,如:腐敗、病原菌、食品添加物、農藥殘留、抗生素殘留、成長荷爾蒙、基因改造體等。四、存在可能影響次世代之危險,如:胎兒畸形等。參見:中嶋康博,食品安全問題の経済分析,頁32-33,2004年。
[2] Agreement on the Application of Sanitary and Phytosanitary Measures preamble, Apr. 15, 1994, 1867 U.N.T.S. 493 [hereinafter SPS Agreement].
[3] 滝川敏明,WTO法──実務‧ケース‧政策,頁155,第二版,2010年。
[4] SPS Agreement, supra note 2, art. 3.2.
[5] Ibid, art. 4. 而同等效力原則與SPS協定第2.3條最惠國待遇原則之關係會產生以下問題。首先,若A國與B國針對某項產品締結同等效力協定,則對於與B國採取同樣SPS措施的其他國家而言,可適用SPS協定第2.3條之規定,A國亦必須承認其措施之同等效力。其次,針對某項產品,若A國與B國已締結同等效力協定,B國又與措施相異的C國締結同等效力協定,則A國是否應對C國之措施採取與B國相同之待遇?此時,只要C國證明其措施與B國之措施能達成相同的保護水準,則A國亦應肯認C國之措施而給予相同之待遇。參見:山下一仁,食の安全と貿易──WTO‧SPS協定の法と経済分析,頁115-116,2008。
[6] Ibid, Annex A(4).
[7] 進行風險評估時,必須依據現有的科學證據、考量相關經濟因素、兼顧減少貿易負面影響之目標,同時遵守不歧視原則、保證措施之必要性及最小侵害性,以不超過適當保護水準為限。See: , Ibid, art. 5.1-7.

優惠性貿易協定(Preferential Trade Agreement)相關議題簡介

羅勝軒*

一、 中華經濟研究院與印尼國家科學院(LIPI),於2012年12月20日在印尼雅加達共同舉辦研討會,發表「臺印尼雙邊經濟合作協議(Economic Cooperation Arrangement, ECA)」可行性評估報告。報告指出,臺印尼洽簽ECA對雙方經濟均有實質效益,雙方可考量在WTO原則下,建立更深化緊密之經濟合作關係,創造對彼此互利雙贏的效果。[1]

二、在WTO架構下簽署此類「優惠性貿易協定(Preferential Trade Agreement,簡稱PTA)」的主要法源依據為:GATT1994第24條(貨品貿易)與GATS第5條(服務貿易)之經濟整合條款,以及1979年GATT「培植條款(Enabling Clause)」。[2]

三、我國政府曾針對PTA之定義及法源基礎進行研究[3],指出相較於WTO一般原則,以及GATT1994第24條內容,在「培植條款」下,開發中國家可以取得更優惠的市場進入機會,有利於提高開發中國家貨品之競爭力與貿易發展。根據WTO之官方統計資料,至2012年12月為止,共計已有36件由開發中國家(包括星、韓等國)通知WTO其依據「培植條款」所締結之區域貿易協定。[4]

四、經前揭法律分析及現行國際實務作法可知,我國有權依據「培植條款」與其他開發中國家簽訂PTA,並不會違反WTO協定義務。政府在研擬是否對外洽簽PTA時,應確保符合我國現有相關WTO協定義務、國內產業利益,以及國家之外交與經貿利益等,以開拓對人民有利的發展空間。

 


* 東吳大學法學院法律研究所國際法組碩士。

[1] 參閱:中華經濟研究院新聞稿-「Joint LIPI-CIER workshop on the feasibility study of Economic Cooperation Arrangement (ECA) between Indonesia and Taiwan successfully concluded」 http://www.cier.edu.tw/ct.asp?xItem=18963&ctNode=37&mp=2(最後瀏覽日期:2013年1月13日)。

[2] 國內另有學者將「Enabling Clause」翻譯為「授權條款」。

[3] 參閱經濟部經貿談判代表辦公室網站-「優惠性貿易協定(Preferential Trade Agreement,PTA)簡介」(最後瀏覽日期:2013年1月13日): http://www.moea.gov.tw/Mns/otn/content/submenu.aspx?menu_id=7211

[4] 參閱WTO官方網頁RTA databases:http://rtais.wto.org/UI/PublicSearchByCrResult.aspx(最後瀏覽日期:2013年1月13日)。

TIFA微知識

羅傑 (經濟部經貿談判代表辦公室助理員)
杜芸珮 (中研院法律所研究助理)

上週,美國派遣由貿易代表署(USTR)副助理貿易代表Eric Altbach率領之專家代表團訪台,與我國相關主管機關討論兩國重視之經貿議題,並就台美TIFA復談與否交換意見[1]。乍聞相關報導指出,最快明年1月將重啟台美TIFA復談[2],政府也釋出相關資訊,未來台美TIFA復談後,我國優先鎖定4大面向與美方進行討論,包括推動關務合作、標準相互認定、洽簽雙邊投資協定(BIA)及電子商務協定等議題[3],不吝為台美雙邊經貿關係發展之重要指標。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