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裝衝突的分類 Classification of Armed Conflicts

     國際人道法為「戰時法」(jus in bello),僅適用於戰爭或武裝衝突時期,而不適用於和平時期。依據前南斯拉夫國際刑事法庭 (International Criminal Tribunal for the former Yugoslavia) Tadić案判決的解釋,武裝衝突定義為「國家之間訴諸武裝部隊的衝突,或是一國內部政府當局與有組織的武裝團體之間或此種團體之間的持久性武裝暴力」(a resort to armed force between States or protracted armed violence between governmental authorities and organized armed groups or between such groups within a State)。其所稱前一種情況係國際性 (international) 武裝衝突,後一種情況則是非國際性 (non-international) 武裝衝突,而適用於這兩種武裝衝突的國際人道法規則並不全然相同。

國際性武裝衝突

顧名思義,國際性武裝衝突乃是兩個以上的國家相互進行武裝衝突,也就是衝突各方皆為國家所屬軍隊或武裝組織,而未包含不屬於國家掌控的非國家主體,例如叛軍組織或獨立武裝團體,此種非國家主體與國家所屬軍隊或武裝組織之間的衝突通常歸類於非國際性武裝衝突,但亦有例外,即「國際化」(internationalized) 的非國際性武裝衝突,將於稍後闡述。

目前,國際性武裝衝突所適用的國際人道法規則主要為1949年四個日內瓦公約及1977年第一附加議定書。依據四個日內瓦公約共同第2條和第一附加議定書第1條,其規定適用於下列情形:

(一) 國家間的武裝衝突,無論宣戰與否,例如1991年波斯灣戰爭和2003年伊拉克戰爭;
(二) 一國對另一國領土的佔領 (occupation),不論是否面臨抵抗。

值得注意的是,國際法院 (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 曾於2004年「巴勒斯坦遭佔領土內建造圍牆的法律後果」(Legal Consequences of the Construction of a Wall in the Occupied Palestinian Territory) 一案的諮詢意見指出,在上述第二種情況下,即便遭佔領的領土原始主權歸屬處於爭議狀態,基於四個日內瓦公約的宗旨係在盡可能保護所有受國際性武裝衝突影響者,只要該領土原始主權並不屬於佔領國,且該領土乃於國際性武裝衝突的過程中遭到佔領,四個日內瓦公約依然適用,例如約旦河西岸 (West Bank) 以及加薩走廊 (Gaza Strip)。

非國際性武裝衝突

非國際性武裝衝突一般稱為國內武裝衝突 (internal armed conflict) 或內戰 (civil war),代表衝突至少有一方為不屬於國家掌控的非國家主體,例如叛軍組織或獨立武裝團體,而另一方則是國家所屬軍隊或武裝組織,或是同樣不屬於國家掌控的其他叛軍組織或獨立武裝團體,至於交戰場域通常僅在一國境內,但亦可能延伸至他國境內。整體來說,非國際性武裝衝突包括下列情況:

(一) 政府當局於國家境內對抗叛軍組織或獨立武裝團體,例如蘇丹達富爾 (Darfur) 內戰、2011年利比亞內戰和當前敘利亞內戰;

(二) 兩個以上的叛軍組織或獨立武裝團體於國家境內相互對抗,例如國際刑事法院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Lubanga案涉及的剛果部族團體衝突;

(三) 叛軍組織或獨立武裝團體逃竄或藏匿於他國境內,而政府當局派遣軍隊前往與之對抗,例如土耳其攻擊「庫德工人黨」(PKK) 在伊拉克北部的據點;

(四) 他國軍隊介入衝突,並協助政府當局對抗叛軍組織或獨立武裝團體,例如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幫助阿富汗政府清剿塔利班 (Taliban),以及非洲聯盟維和部隊協助索馬利亞政府對付伊斯蘭叛軍。

須注意的是,唯有符合一定條件的武裝暴力才構成非國際性武裝衝突,而依據前南斯拉夫國際刑事法庭在Tadić、Limaj與Boškoski等案判決中的解釋,其辨別標準為武裝暴力的強度 (intensity) 以及衝突各方的組織性 (organization of the parties)。前者包括武裝攻擊的嚴重性、逃離戰區的平民數量、衝突各方所使用武器類型以及衝突導致的損害與傷亡程度;後者包括衝突各方是否設有總部以及衝突各方配送武器的能力。未構成武裝衝突的武裝暴力即不適用國際人道法,如民眾暴動或孤立性質的恐怖份子攻擊,但仍受人權法的規範。

目前,非國際性武裝衝突所適用的國際人道法規則僅有1949年四個日內瓦公約共同第3條以及1977年第二附加議定書,且兩者的適用範圍亦有差異。依據共同第3條,其規定適用於「發生在任一締約國領土內的非國際性武裝衝突」(armed conflict not of an international character occurring in the territory of one of the High Contracting Parties)。相較之下,依據第二附加議定書第1條,其規定適用於「發生在任一締約國領土內,並於該國所屬武裝部隊與反叛的武裝部隊或其他有組織的武裝團體之間進行」(which take place in the territory of a High Contracting Party between its armed forces and dissident armed forces or other organized armed groups) 的非國際性武裝衝突,且反叛的武裝部隊或武裝團體必須「控制該國一部分的領土,使其能夠進行持久且協調一致的軍事行動」(exercise such control over a part of its territory as to enable them to carry out sustained and concerted military operations)。明顯地,第二附加議定書僅適用於合乎某些要件的國內武裝衝突或內戰,較共同第3條來得狹窄,而國際刑事法院規約第8條也在一定程度上根據此種差異區別戰爭罪類型。

、「國際化」的非國際性武裝衝突

叛軍組織或獨立武裝團體與國家所屬軍隊或武裝組織之間的衝突通常歸類於非國際性武裝衝突,不過在特定情況下,非國際性武裝衝突可能「國際化」,進而成為國際性武裝衝突:

(一) 他國軍隊介入衝突,並協助叛軍組織或獨立武裝團體對抗政府當局,例如國際法院「剛果領土內武裝活動」(Armed Activities on the Territory of the Congo) 一案涉及烏干達出兵介入剛果東部衝突;

(二) 叛軍組織或獨立武裝團體受到他國的「全面控制」(overall control)。根據前南斯拉夫國際刑事法庭Tadić案的意見,此表示他國不僅以武器和金錢資助叛軍組織或獨立武裝團體,同時也對其軍事行動的計畫和安排擁有一定掌控權,使叛軍組織或獨立武裝團體等同他國代理人,例如波士尼亞內戰中塞裔叛軍接受塞爾維亞援助,以及近日聯合國指控盧安達資助剛果叛軍團體M23;

(三) 叛軍組織或獨立武裝團體構成1977年第一附加議定書第1條所謂「對抗殖民統治、外國佔領及種族主義政權」(fighting against colonial domination and alien occupation and against racist regimes) 的民族解放運動,例如過去的「西南非人民組織」(SWAPO) 和「巴勒斯坦解放組織」(PLO)。

相關連結
Geneva Convention IV relative to the Protection of Civilian Persons in Time of War (日內瓦第四公約)
Protocol I additional to the Geneva Conventions (日內瓦公約第一附加議定書)
Protocol II additional to the Geneva Conventions (日內瓦公約第二附加議定書)
Legal Consequences of the Construction of a Wall in the Occupied Palestinian Territory (國際法院巴勒斯坦圍牆案)
Armed Activities on the Territory of the Congo (國際法院剛果案)
Prosecutor v. Tadić (前南斯拉夫國際刑事法庭Tadić案)
Prosecutor v. Limaj et al. (前南斯拉夫國際刑事法庭Limaj案)
Prosecutor v. Boškoski and Tarčulovski (前南斯拉夫國際刑事法庭Boškoski案)
Prosecutor v. Thomas Lubanga (國際刑事法院Lubanga案)
BBC News – Rwanda defence chief leads DR Congo rebels, UN report says (BBC有關聯合國指控盧安達資助剛果叛軍團體M23的報導)

 

 

 

文章分類:I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