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FA微知識

羅傑 (經濟部經貿談判代表辦公室助理員)
杜芸珮 (中研院法律所研究助理)

上週,美國派遣由貿易代表署(USTR)副助理貿易代表Eric Altbach率領之專家代表團訪台,與我國相關主管機關討論兩國重視之經貿議題,並就台美TIFA復談與否交換意見[1]。乍聞相關報導指出,最快明年1月將重啟台美TIFA復談[2],政府也釋出相關資訊,未來台美TIFA復談後,我國優先鎖定4大面向與美方進行討論,包括推動關務合作、標準相互認定、洽簽雙邊投資協定(BIA)及電子商務協定等議題[3],不吝為台美雙邊經貿關係發展之重要指標。

TIFA與FTA常同時併列於新聞報導中,多數人卻無法明確分辨這兩個不同之概念架構。甚且政府增強宣傳力道之下,仍未能體認TIFA與FTA之差別所在,鑒於近日時事發展,本文試圖以簡明之方式,加以說明TIFA之相關發展及TIFA與FTA的互動。

事實上,TIFA未能與FTA具有實質關稅減讓性質之貿易協定畫上等號[4],台美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TIFA)並非是台美自由貿易協定(FTA)。所謂TIFA,基本上是一個雙方對話的平台,就雙方共同關切之議題進行討論,並藉此消除雙邊的貿易障礙、推動貿易及投資合作。台美TIFA會議之構想始於1992年美國貿易代表Carla Hills訪華時所提出之建議,嗣後雙方即於1994年9月19日正式簽署TIFA協定。台美TIFA分別於1995年、1997年、1998年、2004年、2006年及2007年舉行過六次會議。惟自2008年起迄今,台美TIFA會議因美牛議題而停開[5]。至2012年7月25日立法院通過食品衛生安全之修正法案,美牛議題終告方歇。後續始有重啟台美TIFA會議之進展。

從TIFA實際運作情形言之,前3次TIFA(1995年、1997年、1998年)舉行時,適逢我國尋求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雙方會談內容含括我國加入WTO相關經貿議題(包括關稅減讓談判、藥品、電信、金融、服務業、農、工產品市場開放等議題);後3次TIFA(2004年、2006年及2007年)會談內容除了智慧財產權保護、藥品等議題,亦包括加入WTO後續之相關研商事項。換言之,美國經由TIFA之協商平台一手協助其貿易夥伴加入WTO,以促使其融入全球貿易體系之運作;另一手強化雙邊合作關係。亦可由美國目前與遍及歐洲、亞洲、美洲、非洲、中東、太平洋等63個國家地區,建立TIFA對話平台之成果,一窺美國經貿策略與戰略布局。

反觀FTA為自由貿易與保護主義的結合產物,是一種具有歧視性質的優惠貿易安排,而美國所簽署之FTA協定,通常以政治考量優先,再經美國主管機關進行經濟、商業、國家安全等評估[6]美國至今已與19個國家簽署FTA。而洽簽的準則包括洽簽對象在國內政策、貿易能力和法治系統是否就緒、簽定FTA有助於美國的商業利益、有助於擴展美國貿易自由化的策略、洽簽對象與美國利害關係一致(尤指對外政策立場)、國會或私人支持此特定FTA以及考量美國政府資源的限制等[7]

目前各國對外洽簽之FTA多屬高品質、高標準,且涵蓋整體之協定。若我國與欲洽簽目標國家尚無法完成一步到位全面性大幅開放市場時,雙方可就各項經貿議題以化整為零之方式簽署雙邊協定,藉由降低難度之方式,期盼最終達成雙方簽訂FTA之目標。此種諮商方式謂之「堆積木(building blocks)[8][9]」,TIFA即為此種策略思維之架構,適值台美雙方簽訂FTA之情勢尚未成熟,雙方可在此平台就雙方共同關切之議題相互溝通,或可取得相當之共識基礎,以利增進雙邊經貿關係[10]。「堆積木」或許有利於雙方獲得洽簽協議之相關經貿利益,惟考量兩國之優勢議題及強勢貨品各有不同,可能造成其中一國之國內市場開放等衝擊時,如何選擇優先洽談之議題,即為重要之課題。

綜觀歷次台美TIFA會議之召開,主談人漸次拉升至次長與副貿易代表進行對話之級別,希冀此一平台亦具有提升台美經貿合作之實質內涵。我國實應善加利用此一經貿諮商對話平台爭取美國支持我國加入各項國際組織,以及推動台美FTA、參與區域經濟整合等攸關我國拓展經貿布局之重要目標,盼能昇化我國參與國際社會中的角色。


[1] 郭穗、郭宜均,TIFA復談「愈快愈好」 台美達共識,自立晚報,2012/10/26。
[2] 王照坤,重啟TIFA外交官員:最快明年1月,中央廣播電台,2012/10/8。
[3] 黃巧雯,TIFA復談鎖定4議題,中央社,2012/10/7。
[4] 羅倩宜,TIFA只是協商平台和FTA差多了,自由時報,2012/6/11。
[5] 黃巧雯,TIFA復談鎖定4議題,中央社,2012/10/7。
[6] 洪德欽,美國對外簽署自由貿易協定之研究,收錄於楊光華主編,WTO新議題與新挑戰,元照出版公司,2003年。
[7] 劉大年,台美建構自由貿易協定之前景,收錄於林碧炤、林正義編,美中台關係總體檢:《台灣關係法30年》,巨流圖書公司,2009年。
[8] 陳淑君,多邊與雙邊FTA對東亞的影響與研究,國立中山大學碩士論文,2008年7月。
[9] 謝笠天、吳岱蓉,WTO法律體系下兩岸ECFA之評析,月旦法學雜誌,第203期,2012年4月。
[10] 黃子庭,台灣洽簽FTA的亞太經濟戰略:區域架構角色的觀點,國際關係學報,第31期,2011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