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裝衝突時文化財產之保護

Protection of Cultural Property in Armed Conflicts
王慕義
國立政治大學外交系博士班二年級

當武裝衝突發生時,大眾通常傾向擔憂傷兵、俘虜和平民等受害者的處境,或是哀嘆民宅、醫院和學校遭受戰火波及,尤其無辜平民陳屍街頭、醫院傷者血流如注或城鎮滿目瘡痍的畫面令人看了甚是痛心,而國際人道法即在保護此些易受武裝衝突之害的對象,以盡量避免前述悲慘場景不斷上演。然而,對於武裝衝突的另一潛在受害對象–文化財產 (cultural property),大眾似乎未給予過多關注,或許因相關畫面不夠觸目驚心,或許因文化財產與大眾生活的關聯性不若民宅、醫院和學校來得密切,但這絕非代表文化財產的地位不重要。相反地,文化財產的保護始終在國際人道法中享有一定份量,其價值並不反映於戰時人道考量,而是體現在特定民族乃至全人類精神文化傳承的延續,其重要性不言而喻。依據1954年「在武裝衝突中保護文化財產的公約」(Convention for the Protection of Cultural Property in the Event of Armed Conflict) 第1條,舉凡博物館、圖書館、藝術作品、古書典籍、歷史遺跡和宗教場所皆屬於文化財產,其相關保護規範不僅見諸於國際人道法,也包含一套專門的國際法規則,後者係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簡稱UNESCO) 所通過的條約為主體。

一、國際人道法

1907年海牙第四公約 (關於陸戰法規與習慣的第四公約,Convention IV respecting the Laws and Customs of War on Land) 的附件「陸戰法規與習慣條例」(Regulations respecting the Laws and Customs of War on Land) 第27條要求交戰各方在進行圍城或轟炸時盡量避免損及宗教、藝術或科學用途的建築和歷史紀念物,而第56條則禁止交戰各方在佔領區內掠奪或損毀宗教、教育、藝術與科學機構、歷史紀念物以及藝術與科學作品。此應為最早有關文化財產保護的國際人道法規範。

作為當前國際人道法的核心規範,1949年四個日內瓦公約 (Geneva Conventions) 並未包含文化財產保護的規定,不過其1977年兩個附加議定書 (Additional Protocols) 倒是擁有相關條文。根據第一附加議定書第53條,國際性武裝衝突各方不得攻擊歷史紀念物、藝術作品或宗教場所,且不得將之用來支援作戰以及當成軍事報復目標。第二附加議定書第16條也有類似規定,但僅適用於非國際性武裝衝突。

值得一提的是,日內瓦公約第一附加議定書第85條將攻擊歷史紀念物、藝術作品或宗教場所視作「嚴重破壞」(grave breaches) 議定書的戰爭罪行,並適用日內瓦公約中關於個人刑事制裁的條款。這一規定符合近來的國際人道法發展趨勢,即攻擊文化財產的行為構成戰爭罪,犯罪者必須承擔個人刑事責任。1948年,位於紐倫堡的美國佔領區軍事法庭在「政府部會」案 (The Ministries Case) 中以戰爭罪名對前德國外交部高官Weizsäcker及多位部會首長進行審判,其所涉犯罪事實之一乃是二次大戰期間德國軍隊損毀文化財產的行為。前南斯拉夫國際刑事法庭 (International Criminal Tribunal for the former Yugoslavia) 規約第3條「戰爭法規或習慣之違反」(violations of the laws or customs of war) 則列有「搶奪、摧毀或故意損傷宗教、教育、藝術與科學機構、歷史紀念物以及藝術與科學作品」,而幾位被告曾因此罪名遭法庭判刑,如涉嫌在波士尼亞戰爭中摧毀清真寺與東正教堂的克羅埃西亞裔叛軍幹部Kordić與Čerkez。另一方面,國際刑事法院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規約第8條將「蓄意攻擊宗教、教育、藝術或科學用途的建築以及歷史紀念物」列為法院可管轄的戰爭罪。

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條約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於1954年通過的「在武裝衝突中保護文化財產的公約」係目前關於武裝衝突時文化財產之保護的最重要國際法規範。公約第3條要求締約國於平時即作好境內文化財產的防護 (safeguarding) 措施,以應對武裝衝突可能帶來的影響,而第4條規定締約國在武裝衝突時應尊重 (respect) 其境內及另一締約國境內的文化財產,不得使之暴露於可能受損的危險中,也不得對其採取攻擊行動,締約國唯有在軍事需求 (military necessity) 急迫的情況下才能免除 (waive) 此義務。

「在武裝衝突中保護文化財產的公約」擁有兩個附加議定書。第一附加議定書與公約同樣在1954年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通過,其主旨在防止締約國擅自將佔領區內的文化財產運出 (exportation),並確保締約國於武裝衝突結束後返還 (return) 取自佔領區的文化財產。第二附加議定書於1999年獲通過,其目的在補充公約的規範,譬如釐清公約第4條所謂軍事需求的定義、強化文化財產保護機制、將公約適用範圍拓展至非國際性武裝衝突,以及對違反議定書規定的個人課以刑事責任。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1972年通過的「世界文化與自然遺產保護公約」(Convention concerning the Protection of the World Cultural and Natural Heritage) 對於處在武裝衝突威脅下的文化財產也提供了某種程度的保護機制。公約將世界各地特定文化財產列為「世界遺產」,以凸顯其對全人類的重要價值與地位,並於必要時責成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下設「世界遺產委員會」(World Heritage Committee) 將面臨武裝衝突威脅或其他危急情況的「世界遺產」納入「危險名單」(List of World Heritage in Danger) 中,藉此引起世人關注和促使有關國家採取保護行動。不幸的是,「世界遺產」受到武裝衝突波及的事件依舊時有所聞,例如克羅埃西亞古城杜伯夫尼克 (Dubrovnik) 在1991年戰爭時遭砲轟,其也是前南斯拉夫國際刑事法庭Strugar案所涉犯罪事實之一。此外,泰國和柬埔寨邊境交界上的普里維希神廟 (Preah Vihear Temple) 於2011年2月的兩國衝突中遭砲火損傷,而近日馬利北部的伊斯蘭武裝激進份子則蓄意搗毀當地的古代伊斯蘭教聖壇與清真寺,皆令人憂心忡忡。

相關連結

Convention IV respecting the Laws and Customs of War on Land (海牙第四公約)
Protocol I additional to the Geneva Conventions (日內瓦公約第一附加議定書)
Protocol II additional to the Geneva Conventions (日內瓦公約第二附加議定書)
Convention for the Protection of Cultural Property in the Event of Armed Conflict (在武裝衝突中保護文化財產的公約)
Protocol I additional to the Convention for the Protection of Cultural Property in the Event of Armed Conflict (在武裝衝突中保護文化財產的公約第一附加議定書)
Protocol II additional to the Convention for the Protection of Cultural Property in the Event of Armed Conflict (在武裝衝突中保護文化財產的公約第二附加議定書)
Convention concerning the Protection of the World Cultural and Natural Heritage (世界文化與自然遺產保護公約)
List of World Heritage in Danger (世界遺產危險名單)
United States v. Ernst von Weizsäcker, et al. (紐倫堡美國佔領區軍事法庭「政府部會」案)
Prosecutor v. Dario Kordić & Mario Čerkez (前南斯拉夫國際刑事法庭Kordić與Čerkez案)
Prosecutor v. Pavle Strugar (前南斯拉夫國際刑事法庭Strugar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