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人權保障體系

聯合國憲章明示:「促成國際合作,以…增進並激勵對於全體人類之人權及基本自由之尊重,不分種族、性别、語言或宗教」為其成立宗旨之一。自成立以來,聯合國經由許多不同管道落實此一目標,早年著重於標準制訂(standard-setting)工作,先後起草並通過了世界人權宣言、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等重要人權文件,現有的九項核心國際人權條約(core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treaties)以及其各自的任擇議定書(optional protocols)皆是在聯合國主導下起草、談判及通過。另外,聯合國亦成立專責機構促進人權保障,此類機構主要分為兩類:依據聯合國憲章成立(Charter-based)以及依據人權條約成立(treaty-based)者,前者包括聯合國大會下的人權理事會(Human Rights Council)和經濟社會理事會(Economic and Social Council)下的前人權委員會(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後者包括監督各人權條約執行的專家機構。除此之外設有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Office of the High Commissioner for Human Rights),協助上述兩類機構之運作並促進實現憲章及各人權條約保障之權利。聯合國許多其他機關和專門機構亦將人權事務納入工作重點之一,例如: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UNHCR)、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聯合國開發計畫署 (UNDP)、聯合國促進兩性平等和增強婦女權能署(UN Women)、國際勞工組織(ILO)、聯合國教育、科學與文化組織(UNESCO)等,近年來聯合國更加強所有機構工作中推動人權主流化(human rights mainstreaming)。以下僅就主要聯合國人權機構之組織、運作及面臨的挑戰做介紹及分析。 (繼續閱讀)

武裝衝突時文化財產之保護

Protection of Cultural Property in Armed Conflicts
王慕義
國立政治大學外交系博士班二年級

當武裝衝突發生時,大眾通常傾向擔憂傷兵、俘虜和平民等受害者的處境,或是哀嘆民宅、醫院和學校遭受戰火波及,尤其無辜平民陳屍街頭、醫院傷者血流如注或城鎮滿目瘡痍的畫面令人看了甚是痛心,而國際人道法即在保護此些易受武裝衝突之害的對象,以盡量避免前述悲慘場景不斷上演。然而,對於武裝衝突的另一潛在受害對象–文化財產 (cultural property),大眾似乎未給予過多關注,或許因相關畫面不夠觸目驚心,或許因文化財產與大眾生活的關聯性不若民宅、醫院和學校來得密切,但這絕非代表文化財產的地位不重要。相反地,文化財產的保護始終在國際人道法中享有一定份量,其價值並不反映於戰時人道考量,而是體現在特定民族乃至全人類精神文化傳承的延續,其重要性不言而喻。依據1954年「在武裝衝突中保護文化財產的公約」(Convention for the Protection of Cultural Property in the Event of Armed Conflict) 第1條,舉凡博物館、圖書館、藝術作品、古書典籍、歷史遺跡和宗教場所皆屬於文化財產,其相關保護規範不僅見諸於國際人道法,也包含一套專門的國際法規則,後者係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簡稱UNESCO) 所通過的條約為主體。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