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主要反對組織簡介

敘利亞主要反對組織簡介
主要資料來源:BBC
一. Syrian National Council (SNC)
敘利亞全國委員會
敘利亞全國委員會(SNC)是由七個反對團體組成的聯盟,目的在提供國際社會一個「阿塞德政府之外可信任的選項」,並提供國際上反對行動的單一聯絡對口。該團體在敘利亞情勢中試圖扮演類似全國過渡委員會(NTC)的角色,NTC最後也獲得國際承認,並組織利比亞臨時政府。
回到SNC,如前所述,這個組織是由數個團體所成立的聯盟,其中包括:
1.      大馬士革民主改革宣言相關團體(Damascus Declaration for Democratic Change grouping):2000-2001年當時所謂大馬士革之春呼籲大幅民主改革,但迅速被鎮壓
2.      穆斯林兄弟會(The Muslim Brotherhood)
3.      地方協調委員會(Local Co-ordination Committees, LCC):領導並文件化示威的草根團體
4.      敘利亞革命委員會Syrian Revolution General Commission , SRGC:四十個草根團體的聯盟
5.      庫德族派系、部落領袖、與其他獨立行動人士
SNC的組織架構包括秘書處,這項機構由各個團體代表組成,並從其中選出10人執行委員會,與執行委員會主席,任期每三個月輪值一次,目前主席為Abdelbaset Sayda。Sayda為第二任主席,他取代共任職九個月,並於五月,因無法成功整合各組織而請辭,並長期在巴黎任教的學者Burhan Ghalioun,在六月九日成為新任SNC領袖,並肩負改革與重構組織的任務。
SNC網站中表示該組織的目標如下:
1.      以所有法律手段推翻現有政權
2.      確保國家社會統一,拒絕任何種族紛爭
3.      捍衛非武力的敘利亞革命
4.      保護國家主權與獨立,拒絕外國軍事干涉
然而,在2012三月一日巴黎記者會中,委員會宣佈該組織已經創立軍事部門,以共同協調不同武裝反政府團體的行動。前主席Ghalioun於記者會向記者表示儘管動亂以非暴力行動開始,「當前現實情況並不相同,而SNC必須肩負起他的責任」,他同時也表示任何武器輸入都應先經過該組織討論,以避免內戰的發生。
同時他表示這個軍事部門將扮演類似國防部的角色,並且將從自由敘利亞軍組織軍人與其他平民中配發職員。然而作為敘利亞主要武裝反對團體,FSA回應他們不會與這個新的軍事部門合作,該組織領袖Col Riyad al-Assad表示,這個組織並不希望受到任何政治干預,並稱他們有自己的軍事戰略。
        在其他議題上,SNC表示他們有清楚的目標,那就是創造一個平民、現代、與民主的敘利亞,並將在十一月頒布一項「後阿塞德時代」的政治計畫,他們甚至已經開始籌辦過渡時期計畫,包括:
1.      組織臨時政府
2.      發起具有全面性的國家民主改革公約
3.      組織憲法會議選舉,在一年內起草新憲,並在六個月內舉辦公平的國會大選。
4.      成立司法委員會,調查相關違反人道罪行
5.      成立全國調解委員會。
SNC表示,這個新的敘利亞將是一個民主,多元與人民的國家,一個基於擁有人民、主權且為議會制的共和政府,秉持主權在民,權利分立,和平權力轉移,法制,與保證保護少數族群權利。
由敘利亞多數遜尼派所主導的SNC面對與基督教徒以及阿塞德所屬的阿勒維教派,這兩派約佔該國一成群眾支持,目前也仍對政府表示忠誠。
而西方外交官認為SNC距離獲得承認的程度仍有相當距離,該組織的主導地位目前仍受到另一個組織全國協調委員會(National Co-ordination Committee, NCC)的挑戰,該組織目前仍在敘利亞內發揮一定功能,由Hussein Abdul Azim與其他行動者所領導,其中部份異議分子對於SNC中的伊斯蘭兄弟會感到憂心。
附帶一提,有呼聲希望這兩個組織能夠合併。另一方面,由於NTC一向主張進行無暴力抗爭,他們也發現他們難以與FSA合作,然而,這兩個反對團體已經同意協調彼此行動,維持緊密關係。
然而,美國國務卿希拉蕊於二月二十四日與FSA會談前向記者表示:他們將佔有一席之地,因為他們代表敘利亞人民。「我們認為敘利亞人的代表是很重要的,而這個阿拉伯聯盟與其他為這次會談盡心力者的共識,就是SNC是ㄧ個很信賴的代表。」
National Co-ordination Committee (NCC)
全國協調委員會
「『推翻政權』這個口號不實際,不切合現實,也不實用。」
–Qadri Jamil 全國協調委員會成員
九月成立,由十三個左傾政治政黨、三個庫德族政黨與其他獨立年輕政治行動者組成的全國協調委員會(NCC),領導人為經驗豐富的反對派人物Hussein Abdul Azim。
NCC與SNC不同之處在於「與當局對話」以及「外國干涉」兩個問題的立場:NCC呼籲在當局從街道撤軍、終止對和平示威者的攻擊、以及釋放所有政治犯等前提下與阿塞德政府進行對話。另一方面,NCC強烈反對任何可能動用武力手段,例如禁航區,的外國干預,而傾向以經濟制裁與其他外交手段對當局進行施壓。正如領導者Azim去年表示:「我們拒絕外國干涉,我們認為這就像暴君一樣危險,而我們兩個都不要。」
他們也是目前唯一依然呼籲有條件對話的團體,主張這是成本最少的政治權力移轉的方法。但儘管如此,NCC拒絕政府的對話行動,認為這不過是當局一方面賺取時間,另一方面清除示威者的兩面手法而已。
NCC也不願意與SNC有所聯繫或隸屬與彼此,並且挑戰後者的領導地位。部份成員對於穆斯林兄弟會在該組織的影響感到憂心。該組織內主要發言人Haytham Manna形容SNC為「華盛頓俱樂部」,他宣稱任何呼籲外國干預者為「叛徒」。
SNC主席Burhan Ghalioun十月指出兩團體,SNC與NCC,都同意「與當局完全決裂,並明確要求阿塞德政府下台」。但NCC成員Qadri Lami反擊:「推翻政府這句口號既無法實踐,也不符合現實,更不實用。」
Free Syrian Army (FSA)
自由敘利亞軍
自由敘利亞軍(FSA)於2011年8月由該國叛逃將領於土耳其成立,由敘利亞前空軍上校Riyad al-Asaad領導。成立之初,該組織宣稱他們將尋求與人民攜手達成自由與尊嚴的目標,推翻政權,保護革命與國家資源,並勇於面對保護當局的軍方。Assa上宣稱一萬五千人聽他指揮,那些叛逃出來的軍人都將由FSA指派工作,但分析家指出這個數字應該只有7000人。
另一方面,他們的武裝並不精良,FSA也承認他們無法直接與約二十玩的敘利亞政府軍對抗。但FSA的戰鬥員仍逐漸加強攻擊軍隊的行動,範圍大約在伊德理布省西北方,荷姆斯市與哈馬市附近,甚至波及到大馬士革週遭。他們起初僅僅用運用輕武器進行攻擊,但現在他們透過走私或捕獲,武裝已漸漸加強,包括反坦克或反戰機的武器都有被發現使用的紀錄。
一月時,一位Zabadani鎮,一座位於大馬士革西北方40公里處的山城,的居民表示該城曾被FSA軍隊所「解放」,且軍隊也同意暫時停火。但這項停火協議維持不過數日,政府軍就重新接收了這個城鎮。
政府表示目前已超過兩千名政府軍遭「武裝罪犯幫派與恐怖份子」殺害。
今年二月大約500名政府軍宣佈叛逃,分析家表示由於FSA已經不再只是一個由叛逃士兵組成,在土耳其與黎巴嫩國境邊界發動攻擊的初階團體,而是一個能夠提供平民武裝的傘狀團體。
而其他地方性,尤其在荷姆斯與哈馬市,的叛亂組織,儘管均致力於推翻阿塞德政府,但一般而言,外界認為他們與FSA之間並沒有直接聯繫,遑論直接領導關係。其中一些團體只是借用FSA的名字,以強調他們行動動機,或標示他們與效忠政府軍隊的區分。
(這也是為何目前在國際法下,敘利亞情勢只能被視為unrest或是uprising等級,而不能被視為真的armed conflict,「組織性」在認定定義中扮演相當重要角色。當然另一方面,目前該國給予媒體或是聯合國調查團的空間相當狹小,也是的事實認定的工作更加困難。)
FSA的領導階層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表示,他們把自己的角色定位為協調FSA與媒體之間事務,而各地方指揮官各自訂定規則,並不直接接受這裡的命令。
根據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所指派的獨立調查委員會幾次報告,均顯示FSA的戰鬥員犯有違反人道等罪行,包括虐待或法外處決疑似Shabiha團體成員,已報復他們同樣的罪行。部份荷姆斯武裝平民,包括部份隸屬於FSA者,已經宣稱他們要殺害Shabiha與政府軍成員的家人已報復,或充作人質。
另外,FSA領導階層也發現到他們和SNC的合作越來越難進行,如前所述,後者一直希望進行非暴力的抗爭行動。然而,一月時這兩個團體同意透過設立聯絡辦公室以協調彼此行動,另外他們也同意重新組織FSA的單位與支隊。SNC甚至在敘利亞之友會二月會議中呼籲國際社群已軍事顧問、訓練或是防衛等方式支持他們。
FSA也參與「更高革命委員會」的共同領導,該組織由Mustafa Ahmed al-Sheikh將軍建立,他是目前敘利亞軍方叛逃者中軍階最高者。這個十五人的共同委員會將由Sheikh將軍為首,並「描繪出敘利亞軍事行動的整體策略」。Assad上校將是成員之一,而FSA也將履行委員會的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