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學會活動 李宜芳:北京天睿律師事務所實習心得

李宜芳:北京天睿律師事務所實習心得

 

首先,謝謝玉山計畫以及北京天睿律師事務所提供我這份珍貴的實習機會。很感謝有機會能夠到北京工作,除了初步了解北京律師事務所的工作狀況、累積工作經驗外,最難得的是透過這次實習機會認識的優秀同事、政治大學玉山計畫團員等等,是今年夏天最美好且充實的回憶。也謝謝電子報的邀請,讓我有機會能分享這次到北京實習的收穫。

 

天睿律師事務所簡介

北京天睿律師事務所是經北京市司法局批准註冊的專業法律服務機構,為專門從事國內和國際商事法律業務的中國律師事務所,總部設於北京,在上海、天津設有分所。天睿的合夥人與律師於美國、英國、德國和日本的法學碩士或博士學位,並曾在國外律師事務所或跨國公司工作,亦有曾為行政機關效力者,工作經驗豐富多元[1]。

 

在天睿實習工作概況與觀察

 

 

(平常工作的樣子,除了盡職調查之外,諸如至行政機關辦理有關登記、拿文件給客戶簽名等等,其實滿常需要在外出差。因此除了穿著專業並攜帶齊全的文件之外,也要力求行動方便)

 

實習期間的工作包含工作會議的參與、協助盡職調查、法律資料查找、審閱合約、法律文件翻譯、開庭見習、證據核對等等。礙於篇幅,可能僅針對當中的幾個工作項目介紹並分享對於此類的工作觀察。

 

工作會議包含與客戶開會、與合作的律師事務所律師進行電話會議等等。與客戶開會時,能觀察指導律師如何與客戶互動,了解客戶、律師在案件當中的所關注的重點為何,以及作為律師要如何提供法律意見。由於我們處理的案件多半具有涉外因素,因此在與外國律師合作時,除了須了解同樣案件適用不同國家法律的結果之外,亦要向客戶分析本案適合的爭端解決場域與適用法。實地參與工作會議後,最有趣的是發現不同國家律師、客戶的風格真的不盡相同,合作時也要因之調整相處方式。而在分析案件時,適用法律的過程有許多課本上沒教的細節需要確認,且除了法律角度外,亦需要考量客戶的商業策略,並去體會客戶在案子當中可能的想法、情緒與反應。很深刻地了解到其實律師工作需要很強的觀察力,很敏銳地覺察案件中每個角色的需求、立場、強勢與弱勢等等,透過如此深刻地了解才能夠充分掌握案件的事實,並綜合所有的考量,執簡馭繁地提供最佳的解決方案。

 

盡職調查也讓我印象非常深刻,依照客戶的要求實地考察與本案相關的行政機關、業主等等。在實地調查前需要仔細確認客戶的要求,除了在本案當中分析不同的要求需要配合如何的事實調查,以此擬出調查重點與順序之外,也要細心了解過去是否針對相似的項目進行盡職調查,在進行盡職調查前全面地掌握案件的狀況。實地執行盡職調查時,亦需要向負責機關確認文件正本的真實性,並核實文件正本與複印本的一致性,透過與相關權責人員的訪談描繪出本案精確的事實。協助盡職調查報告的撰寫過程當中,也要很精確地拿捏用詞用句,適當地點出相關的事實、可能的法律爭議並回應客戶的法律問題,力求精確但需拿捏恰當的分際。

 

此外,很幸運地透過這次的實習,有機會能至人民法院、勞動仲裁委院等機關旁聽。旁聽前要事前向承審的審判長取得旁聽許可,在不同的審級、法院,甚至不同的承審法官對於旁聽資格可能都有不同的要求,因此在開庭前務必要仔細確認。比較有趣的是與法院人員溝通時,同事建議我對於所有法院的工作人員,除了警察外,一律稱呼為「法官」,以展現對於法院人員的尊重。法院的安檢相當嚴格,甚至連筆記型電腦都無法帶到法庭之中,法院的走廊也隨時有配槍的警察巡邏,甚至會隨時開門查看庭內的狀況,與台灣法院狀況不太相同。對於旁聽訴訟最大的體會其實是「情緒的掌控」,相較於直接與對手談判協商,無論是仲裁或訴訟的對抗性其實相對激烈,在對立的場域下,雙方的律師與當事人如何控制情緒與解讀對方的情緒、如何經營法庭的氣氛與雙方的形象是非常關鍵的。

 

(至海淀仲裁院旁聽案件,北京的仲裁院可分為區仲裁、市仲裁,以及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等)

 

如何成為一個好律師?-天睿工作心得

 

(我與兩位指導律師)

在到天睿工作之前,我已經通過台灣的律師高考。雖然通過考試,但對於律師工作的了解還是僅限於律師朋友或長輩的分享,以及美劇對於律師工作的想像,因此很高興有機會到天睿實習,讓我能夠實際去深刻地體會、觀察律師工作。

 

律師工作當中除了法律視角的觀察之外,很重要的是「people skill」。同事曾跟我說,其實律師工作比較像是「事情的醫生」,一般醫生治的是人的疾病,律師要醫治的則是事情的病灶。在大陸法律工作具有更高的不確定性,法院判決時並不一定會參考過去相似案件的處理模式,因此也無法透過對於類似的案件的了解掌握本案可能的發展方向。同時因為天睿的案子有需多都有涉外因素,因此在決定起訴法院前,案件的走向其實更難確定。在不確定性極高的狀況下,回歸本質思考,爭端就是人的糾紛,要讓一個案子能夠圓滿地解決,除了法律作為工具,還需要對於「人」很敏銳地溝通與協調。與客戶交談的過程當中,需要很仔細地評估與客戶的需求,觀察客戶希望律師在案件如何參與、協助,以此提供最恰當的服務。與合作的律師溝通時,仔細地瞭解其對於案件的看法並交流心得,正確解讀彼此對於案件中合作的模式並劃定清楚的權責範圍。在與對手溝通時,則要很明確地分析對手的強勢、弱勢,觀察並掌握對手的反應,並適當地透過理性法律的分析、感性情感的說服,成功地解決爭端。在法庭上則要留意法官對於案件的發問、對於不同論點與陳述的反應,以找出說服法院的最有力方法。這當中每一個環節都涉及「人」的互動、溝通與協調,因此人際技巧對於律師實在有莫大的重要性。

 

在北京從事法律工作,因應先前所談到的不確定性,律師的角色便更形重要。面對不確定性高的案件,工作時保持彈性,擬定多種可能的解決方案,對於各種意料之外的狀況要如何隨時掌握並精確面對,同時適切地向客戶說明案件的進展與分析發展的可能狀況,都是我對於大陸律師工作的體會。同時,在北京從事非訟業務,亦需要有極大的彈性與應變能力,以至行政機關辦理業務為例,文件準備上,不同的承辦人員審閱的重點可能不盡相同,而電話諮詢人員的解讀可能也與承辦人員的想法不盡一致,備齊所有官方要求準備的資料後,到了行政機關處,由於北京人多、公司多、事情也多,可能也須面臨長達數小時的等待,承辦人員審閱時,由於案件涉外的特性,可能也會被要求補上各種清單上未要求的文件,因應此類非訟業務,除了保持彈性之外,也需要充分的耐心與細心。

 

(至北京朝陽工商局出差辦理登記變更是非常難忘的經驗)

當然,工作期間也並非一帆風順。例如自己台灣人的身分、口音與法律訓練,也曾經讓我覺得有些侷限。以法律用語為例,大陸與台灣即存在一定的差異,甚至一般辦公用語,從寄信到影印兩岸都有不同說法。或以法律文件為例,台灣的法學教育當中,對於法律用語的要求習慣比較文言而縝密,在大陸則是較為白化淺顯,而台灣人的身分在大陸法院、行政機關進出也有些尷尬,對於大陸法律的陌生也曾讓我覺得吃力。幸運的是,天睿的工作環境非常友善且包容,我們事務所曾經有來自德國、英國、義大利等地的同事,指導律師與同事們都很樂意分享、解說在北京工作的各種「know how」,加上自己更積極地觀察與發問,能夠順利克服種種差異。

 

 (與可愛同事們下班小聚)

走出台灣,看到更廣的世界

暑假選擇到北京實習,而未安排在台灣工作的原因其實是希望在自己年輕、尚未養成工作習慣時,盡可能去體驗不同的工作文化。在天睿工作,除了體驗中國的工作文化,透過與不同國家的客戶、律師合作,可以充分感受不同文化的人如何彼此合作,學會更加「open minded」地去感受與學習彼此不同之處,是最寶貴與難得的經驗。

 

在天睿工作的期間,除了對於法律工作的觀察與學習之外,也透過與同事的互動,更深度地了解到北京與中國,實際感受這個城市的人們如何居住、生活,如何看待生活當中的事件。曾有朋友說旅行中最美的風景是人,過去我不了解,但這次到北京認識的所有人,同事、朋友、旅行的夥伴讓我深刻感受到並不是建築物、美景、事件構築回憶,而是當下與如何的人、如何分享這樣一個事件,成為心中最美麗的風景。

 

作家李欣頻曾經說過旅行是後天混血的過程,她認為到不同國家遊覽,有機會能去體驗、感受與汲取不同文化,成為自我的一部分。對我來說,到北京實習正是這樣的體會,打開心胸去感受、體驗不同文化下的工作環境與衝擊,讓這些體會把自己塑造成更完整且成熟的人。

 

 

 


[1] 天睿律師事務所,網站:http://www.gp-legal.com/

© 中華民國國際法學會 版權所有 ® 2014 Copyright Chinese (Taiwan) Society of International La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