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學會活動 邱惇:法務部國際及兩岸司見習心得

邱惇:法務部國際及兩岸司見習心得

政治大學  邱惇

 

當初選擇到法務部國際及兩岸司實習的理由很簡單,就是為了一窺公務體系的面貌,以考慮生涯的規劃。但身為一名法律系學生,從大三升大四的暑假,理應和大多數人一樣待在補習班複習過去所學,準備一年後的國家考試。但對我來說,學習法律既是興趣,也是培養一件專長。

 

至於是否將因此投入法律工作,這是一輩子的事。如果沒有審慎的考慮和體會,是不能妄下決定的。因此,我決定花兩個月的時間到法務部見習,和一群已經進入公務體系從事實務工作的學長姐們學習,看看模範,想想未來。

 

還記得當初到法務部面試的那個早晨,穿著西裝,手拿小筆記本。經過指引來到位於六樓的法務部國際及兩岸法律司,在寬敞的辦公空間中的一張小沙發上坐著等待。看著來回穿梭的大家,即便忙碌還是親切地跟我打招呼,我開始期待這會是一個溫馨的工作環境。不過很快的,在和業師初次見面,簡單自我介紹後,我的期待就破滅了。業師問了幾個有關兩岸與服貿的時事問題,問的是「我的看法」。這對我來說無疑是個兩難,即使問題的方向和業師承辦的業務並沒有直接相關,但要在學校以外的場所,尤其是在學識涵養都非常值得尊敬的長輩面前,表達自己的看法總是有那麼一點困難。但畢竟是正式的面試場合,我想我當時還是勉強地說了幾句,可能是業師看得出我的緊張,沒有追問,快快的結束了面試。

 

(法務部國際及兩岸法律司位於法務部第二辦公室,與台灣高等法院共用同一棟大樓,外觀相當氣派,兩個月的實習大部分都在大樓內工作。)

 

快快的兩個月過去了。我想我可以從面試當時讓我緊張萬分的問題,思考暑假在法務部國際及兩岸法律司的見習心得。

 

我的座位被安排在兩岸科的辦公室,但時常接觸的是國際科的業務,我認為這無疑是最好的安排。我可以專注在眼前來自越南司法互助的請求事項上,偶爾分心聽聽兩岸科同事們的業務內容。這讓見習制度發揮到了最大的效益。尤其是單位的同事對見習生有著充分的信賴,是我覺得兩個月收穫滿滿的原因。業師時不時指揮大家像我進行業務簡報,也要求同事「務必大方分享」承辦的業務,即便是機密資料也會在叮囑後讓我瀏覽,甚至時常我就坐在科員的旁邊一起參與工作;有時,面對效期較長的公文,科員會出點功課,要我在時限內交出法律意見以及相關資料,也會在最後耐心的與我討論,一點一點的,讓我融入工作環節中。當然,待在兩岸科的辦公室內,每當聽到與兩岸關係、服貿問題有關的關鍵字時,總會特別吸引我的注意。我試著從承辦兩岸事務的同仁口中,歸納出公家機關對特定議題的看法,循著這個方向思考,找出一些答案。見習的期間,可能一度我覺得我懂了,了解公家單位的立場與出發點了;可能很快的我又覺得困惑,回到當初面試時的焦慮。來來回回之間兩個月,可能在某一次的見習時間,可能是潛移默化,總之,當我某一天再度回想起那個當時尖銳而敏感的服貿問題時,我並不緊張了。

 

(業師將有關兩岸科的業務所涉及的法律背景知識,找出相關文章幫助我熟悉業務內容。)

 

針對特定的議題,大家有不同的看法是正常,甚至是健康的一件事。對於兩岸,我有我的看法,公部門有公部門的立場。在見習的兩個月,重點並不在於我是不是能夠認同公部門的對外政策,而是認同「換位思考」的重要性。

 

人與人相處,如果固執己見則衝突難免,因此我們被教導要懂得體貼。體貼,不只是妥協,而是懂得願意為對方著想;如果我們生活的群體社會之間,對各自立場太過堅持,不願放下我執,缺少「換位思考」的體貼,無怪乎衝突總是一觸即發。

 

見習的時間短暫,要從公部門的角度透析每一項議題並不容易,但對於唯有「換位思考」才會使自己的思考更周全、更完整的體認實在珍貴,也是當初決定來法務部見習時意想不到的收穫,對我來說,這絕對是一趟滿載而歸的旅程。

 

PS. 對了,法務部國際及兩岸法律司是很溫馨的工作環境,是我自己面試太緊張了!

 

(業師在見習期間給予我相當多學習兩岸法律事務的機會,也會給我讀報章雜誌上與業務相關的評論,是一位給予挑戰、願意教授的好業師。)

 

© 中華民國國際法學會 版權所有 ® 2014 Copyright Chinese (Taiwan) Society of International La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