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學會活動 張愷致:Jessup 訴狀撰寫要點分享

張愷致:Jessup 訴狀撰寫要點分享

張愷致*

 

隨著新學年即將開始,有志參加傑賽普國際模擬法庭競賽的同學應該也開始準備甄選為今年的比賽開始熱身。筆者今年利用在美求學機會,擔任了傑賽普美國大西洋中區區域賽及於華盛頓特區舉辦的世界賽口說和訴狀的評審,藉本篇分享將自己評閱訴狀中常看到的問題,希望對即將開始撰寫訴狀的同學有所幫助。

 

傑賽普競賽所模擬的是國家在國際法院進行的訴訟,實務上,在國際法院的訴訟亦分為訴狀遞交以及口頭答辯,然而,國際法院在審理中更重視的是訴狀的陳述,口頭答辯通常僅針對重要爭議點或訴狀較模糊處進行陳述。在傑賽普比賽過程中,雖然口頭答辯往往是最讓辯士感到熱血沸騰的時刻(或許對裁判也是),但訴狀撰寫卻是一段痛苦且漫長的過程。根據傑賽普的評分規則,每場比賽總分共9分,訴狀佔其中的3分,口頭陳述則佔6分(計分方式請參考official rule 10以下規定),雖然訴狀成績比例似乎不如口頭陳述高,但其實訴狀的這三分卻往往是左右比賽勝負的關鍵。設想若能寫出一份好的訴狀,在口頭陳述前即贏得3分,在口頭陳述中只要能獲得一位裁判的青睞(2分)隊伍就能獲得該場勝利,相對的,對於訴狀全輸的隊伍,則至少須獲得5分(亦即兩位裁判判勝第三位裁判平手)方可能獲勝,訴狀分數對於隊伍比賽結果的影響絕對不容忽視。

 

在訴狀評分中,評審主要根據五大項進行評分,包括了(1)對事實及法律的認知(Knowledge of facts and law);(2)研究的進行和運用(Extent and use of research);(3)論點分析及操作(Proper and articulate analysis);(4)組織與架構(Clarity and organization);(5)寫作風格、文法及資料引註(Style, grammar, and citation of sources);至於註腳格式和排版等問題的扣分與否,在美國是由秘書處統一處理。根據前述的裁判評分項目,我們可以發現在一份好的訴狀中,隊伍必須能表現出其對題目設定背景事實有良好的認識,而能找到該事實所應適用的規範及適用法規所會衍生的爭點,並在爭點論述中呈現對法律要件的理解及分析能力,進而以文字清楚敘述並建構完整的論點,且能藉研究資料的找尋和引註增強論點的說服力。上述對訴狀的要求看似合理簡單,但實際上確實困難且耗費心力的。以下分享在訴狀中常看到的問題:

 

(1)    假設性事實運用及過度詮釋事實

 

要對題目有清楚了解,熟讀compromis是最基本的工作。訴狀中事實陳述部分應以compromis為準,適時引註註明該論述在compromis中的段落出處,可使評審瞭解隊伍對題目設定事實的掌握程度。對於compromis沒有清楚交代,經提出疑問但作者在clarification中仍沒有釐清的部分時,參賽者固然可假設題目作者有意讓隊伍對此部分提出假設並建構論點,但筆者建議不宜將假設性議題操作作為攻防重點,因為不論正反雙方對於該模糊處都可提出相反推論,即使在假設性事實上建構出強而有力的法律論述,但因其根基是「假設」出來的,因此除了說服力稍弱外,也容易被對手所反駁,而陷入無止盡的迴圈中。對此種問題,筆者建議在假設性事實之外,宜從舉證責任分配角度或援引情境證據加強說理,方能增強說服力。此外,過度詮釋題目也是常見的錯誤,舉例而言,倘某爭點要求A國就甲事件的發生有通知B國義務,而題目僅表示「B國已知悉甲事件發生」,許多隊伍此時會將「B國知悉事件」解釋為「A國已履行其通知義務」,或許這是種合理的推論,但卻不是一種必然的推論,此種過度衍伸題目事實題目除了可能使論述在基礎上有欠缺而容易被裁判或對手反駁之外,過度推論被發現後一般也都會在「對事實及法律的認知(Knowledge of facts and law)」的評分上給予扣減。

 

(2)    法源論述不清

 

確定爭點所應適用法律是開展法律論述的根基,因此法源的確定是非常重要的,類似確定法源的問題除了在訴狀中需要重視,在口頭陳述時也會是裁判詢問的重點。根據國際法院規約第38條,國際法法源可包括條約、習慣法、一般法律原則,而司法決定(judicial decisions)和著名學者論述也可以作為決定法律規則的佐證。在法律論述上,條約、習慣法、一般法律原則等的要件均有所差異,此些法源可適用的原因和要件也都不同,在論述開展時宜清楚的表示此時所欲引用的規範為何,有爭議處更應表明為何此一法源可加以適用。舉例而言,倘法律爭點涉及「預防原則」的適用,此時法源可能是題目所給已將「預防原則」成文化的某條約,隊伍也可以證立「預防原則」具有習慣法地位而加以適用,但最忌諱的是在論述中將不同法源混用,而做出類似「因預防原則已被認為是國際習慣法,因此根據某條約第X條,預防原則應如何如何適用」的論述,這種論述方式除了會使讀者無法理解論述中援引的法源究竟是國際習慣法抑或是條約法之外,更容易令評審對你所欲呈現的法律要件感到困惑,此外,此種模糊的論述,也會讓評審質疑你是否對國際法法源認識上有所不足。

 

另一個常見的問題在於,選手未能精確指出爭點所應適用的規範究竟為何,而僅籠統的表示「依國際法規定」、「依國際法原則」,而導出自己所欲建構的論點,或許在口頭陳述時,評審會進一步詢問而請辯士釐清這裡討論的是「什麼樣的國際法或原則」,但在訴狀中使用這類型的陳述,隊伍是不會有這樣補充的機會,此需特別加以注意。

 

(3)    備位聲明使用

 

為了增加論點的層次性並使論述涵蓋更多的爭點而展現對問題的高度掌握,備位聲明不論在訴狀或口頭陳述都是常見的論述方式,但使用層次數量上亦不宜過多。一方面是因使用過多備位聲明,會稀釋每個論點所能論述的篇幅而削弱論理的說服力,不斷的「退萬步言」,也可能給評審隊伍「論點主軸不夠清晰」和「論述不夠堅強」的印象,因此在各備位聲明的主張上,筆者建議應依各該論點的重要性和可使用篇幅仔細衡量其使用。

 

(4)    引註詳實性及研究資料的使用

 

傑賽普對參賽者非常重要的訓練之一在於研究能力的培養,由於每年傑賽普多以當前國際法發展中議題設計題目,因此許多問題尚無定論,甚至類似的問題仍在國際法庭中審理,也因此問題在設計上其實留有許多讓隊伍獨立思考和推論的空間。然而,所有的法律論述必須有所本,除找到應適用的法律外,更應思考應如何解釋這些規範。不論隊伍在論點中欲採取擴張解釋、體系解釋、歷史解釋或引用國際法庭判決、各國(司法)實踐甚至是學者見解,隊伍均應適時引註,使評審知道你的法律論述並非自己憑空推論或杜撰,而是取自某個國際法院裁決,抑或是某一廣為接受的學說論述,這除了牽涉到法源論上的問題外,確實的引注也能讓評審了解到隊伍在準備比賽中所投注的努力。前述的說理並不表示創意性論點在傑賽普中不會被接受也不建議使用,但倘未能先充分辯證既有學理或實務見解的妥適性即自創理論,除了在論理上較難以服人外,也容易給評審背景研究不夠扎實的印象。

 

然而,鼓勵引註並不代表引註的詳實性就可被忽略,在評閱訴狀時,評審是會查閱引註正確性的。這種情況特別容易發生於評審發現隊伍所援引的某案例見解,與自己印象中對該案例的理解有差異,此時評審即可能查詢該案例,並確定訴狀所引段落見解並無錯誤,如果該見解確實如隊伍所陳述,那麼評審在分數上即可能酌予增加,但若發現隊伍所引段落根本不存在、該段落根本未論及此議題、該段論原意被扭曲,這時候即使是粗心段落數字打錯,懲罰亦會反應在分數上,同學不可不慎重。

 

最後,傑賽普讓人愛恨交加的一個原因,在於參賽者必須以英文撰寫訴狀並進行口頭陳述,對多數人來說,英文是我們第二語言,在使用上自然不若中文來的得心應手。也因此,在撰寫訴狀時,除了應注意基本的文法和所使用字彙的正確性外,若對於能否正確的使用複雜分詞子句沒有把握,或許即應避免使用過度複雜和華麗的句型,雖然優美的字句或許能讓評審在閱讀時心情愉悅,但訴狀評分更大的重點仍在於建立正確的論點、對法律爭點作出辯證、以合理的論理支持己方並反駁對方論點並維持己方論點立場的一致性,切莫為了追求使用華麗字句或抒情的文風,而犧牲了論述的精確和正確性。

 

以上,對於訴狀撰寫中須注意的事項及筆者先前所看到的常見問題加以分享,希望對即將參賽或未來有意參加傑賽普的同學有所助益;此外,也建議同學開始著手撰寫書狀前,可先到ILSA網站下載並閱讀傑賽普的Official Rules(ILSA網站上另有提供簡要版)、訴狀評分單(Memorial Scoresheet)以及ILSA提供給裁判的評分指示(Memorial Judging Guide),這些資料或許對同學掌握訴狀撰寫重點會有所幫助。在此,也希望大家能享受這個比賽並從中學習,期待明年有機會能在DC的世界賽和各位見面。

 

[備註] 相關網頁資料可見:

  1. ILSA傑賽普比賽首頁:http://ilsa.org/jessuphome
  2. 傑賽普規則專區:http://ilsa.org/jessuphome/jessup-rules
  3. 傑賽普評審網頁(此部分未上鎖,應屬公開的資訊):http://ilsa.org/jessuphome/judging.


*作者為S.J.D. Candidate of Indiana University Bloomington Maurer School of Law; New York University LL.M (International Legal Studies);國立交通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法學碩士;國立政治大學法學士。聯絡方式:kcchang0317@gmail.com。

© 中華民國國際法學會 版權所有 ® 2014 Copyright Chinese (Taiwan) Society of International La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