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學會活動 宋高祖:2013-2014年度倫敦亞非學院學習心得

宋高祖:2013-2014年度倫敦亞非學院學習心得

宋高祖

 

 

很是榮幸,收到慧芸學姊邀請分享在英國的留學生活。未免連篇累牘,以下主要就受薦之計劃與於倫敦大學亞非學院修習之課程與心得簡短分享。

 

二零一二年冬天忝獲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跨國人才培育計劃推薦並資助往倫敦大學亞非學院交換。此一計劃的宗旨希望受資助人能于大學後持續進修,並取得博士學位後進行學術研究工作。其詳細資訊請參http://bunban.ea.sinica.edu.tw/index.php/introduction 。

 

法律既為社會全體,不論係一國之國內社會或各國同在其中之國際社會,所需遵守之共同法則,其職司與形成自不應閉門造車,而應該參酌不同文化、背景、思想、政治體制,使可謂公允。尤以當代法律,隨全球化與去殖民化之影響使今日世界呈現多元面貌,法律之本質自亦非黑即白,甚或連原有黑白之兩極端,於今日亦或許不復存在。若謂法律之終極關懷係為實踐正義,除法律之形成與效果如何,更應探究者係何為正義?就被殖民之人群,持續存在之殖民體制難為正義,對社經地位弱勢之人群,既存之資本主義制度應認作係不正義。對性別少數者,持續存在隻結構性壓迫也難為正義。以上各項皆發生於社會中,不論是國際社會或是台灣社會。若是法律人的職志抱負係實踐正義,自然必須了解何為正義,而了解正義則有賴了解不同脈絡、背景下正義之思想。因此基於以上理由,除本計劃名稱所言之人文學科與社會科學以外,修習法律者若得進修海外之機會,必然能有更加寬廣之視野以探求法律所欲實踐之正義,而不致僅僅維繫一部份人之正義而造成對另一部分人群之不正義。

 

 

於倫敦修習之課程一共五門,有政治學相關兩門,法學相關三門。課程名稱分別如下:

1. Indigenous Land Right (原住民地權)

2. Affirmative Action (優惠性差別待遇)

3. Law, human rights and peace building: the Israeli-Palestinian case (法律與人權:以巴和平進程)

4. The Law & Politics of State Violence: An Interdisciplinary Perspective(跨領域對話:國家暴力的法律與政治)

5. Comparative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Thought (比較政治思想)

 

若以地區論,可與巴勒斯坦相關者兩門,台灣者三門。而五門共同可歸納之特性皆在於討論何為正義。原住民地權以澳大利亞之瑪寶案出發討論原住民與移墾殖民(settler colonialism)間之衝突,並討論有民主自由法治之移墾社會中期間仍有無法解決之不正義。優惠性差別待遇則以美國、印度、南非等相關國家為討論之模型,輔以性別、種族、種姓、社經地位、宗教信仰為其間之因素探討優惠性差別待遇之正當性與必要性和是否達成正義之目的。以巴和平進程則就以巴衝突相關之各等國際法文件探討究竟國際法繫以巴問題之解方抑或根源。以猶太屯墾區為例,縱其存在不合於國際人道法中對佔領勢力(occupying power)對佔領區人民所課予之保護責任並妨礙民族自決權之行使,然依國際法,如何結束屯墾區之非法狀態?“Two wrongs don’t make a right.” 似是對此議題最佳之詮釋,然而亦顯出國際法無力解決問題之事實。國家暴力的法律與政治一課程更是顯示法律本身于價值衝突間之混亂與衝突。以美國於關達那摩彎和阿布加布(Abu Ghraib)和以色列於西岸(West Bank)佔領區中對於恐怖份子之處遇出發探討,基本人權保障之種種規範竟然於對付恐怖份子之名義下蕩然無存,現實主義之政治力量為國家暴力開闢一條捷徑,無視各等法規於施用暴力之限制,並且借反恐戰爭(War on Terror)正當化其行為。本課程亦討論國家暴力之正當性,及其建構之過程。相較于前述四課程間接或直接指涉于法律或人權保障,比較政治思想相對與法律無關,但政治思想是法律之前端,法律為政治之具體展現。此一課程中,借比較不同政治思想對同一概念之詮釋,如共產主義、民族主義、伊斯蘭、自由主義等政治思想對於世界大同(Cosmopolitanism),此一主義之體認以嘗試得出舉世通用之法則。

 

以上各課程表面上似乎與台灣關聯,然而深究其中,皆有對台灣社會可應用之處。就原住民地權與以巴和平進程中所探討之民族自決與移墾殖民,台灣皆有適用之處。綜合兩者,就現下台獨論者,其主張民族自覺之理據何在?與正當化西岸之猶太屯墾區相較,主張台灣獨立者是否再一次重複漢人壓迫原住民之屯墾歷史?然而今日國際法上之民族自決權其內涵之演變,是否賦予拓墾者及其後代成為新一民族之權利而得行使民族自決之權利?此間種種,皆值得深思。

而優惠性差別待遇,台灣本身亦有對於原住民之加分措施,其相關性自是不在話下。就國家暴力,今年佔據立法院之學生抗議事件更是值得思量國家暴力使用之原則與例外。國家既為暴力之壟斷者,其施用暴力正當性應如何建立?

 

此間各項,其實不過就是「看看別人,想想自己」的應用,然而在台灣,能不能看看別人,就是很大的疑問了。倫敦與亞非學院本身的特點即是學生與教授組成之多元,不論是種族、思想、性別、國籍,使文本中之敘述于當下即可有同學或教授現身說法。而身處倫敦,機會也多。如課堂報告主題中所研究Omar Khadr 受美國政府指控案件為恐怖份子之案件,該案之辯護律師於倫敦有一系列演講,也使研究者如我可以親身印證所閱讀文獻之真偽及立場。

 

若說在倫敦流浪一年最大收獲為何,或許是有思想有更開廣之可能。在此課堂上,各種主張、疑問都可以提出討論。特別要感謝在此的老師,願意耐心花時間同我討論,不論是課堂間正試討論,或哪怕只是晤談時間的閒聊,在其間交換不同想法與觀點,使我的視野更加開闊,也明白法律所企望解決或規範的許多社會現象遠遠比法律條文本身更加複雜且多元。在亞非念法律,念的不是如何職司法律,反而是如何立法,對現行體制提出批判,不論是在單獨社會脈絡或是全球角度。

 

思想之多元促進知識流通與吸收,如牛頓嘗言,知識就是力量,而在倫敦一年的體會,知識不僅是力量,更是使人自由的力量。看得更遠,才能走得更高。願我們都能看得更高,走得更遠,做真正自由的人!

 

 

與比較政治思想同學與老師合影一同支持同性婚姻在台灣之立法。我深信,我的國旗受人尊敬不是因為它所代表的國家多有錢或多強大而是他對人民權利的尊重與保障。

 

 

Omar Khadr 十五歲時被美軍於阿富汗捕獲,之後被移送至關達那摩灣囚禁。他被美國政府指控作為非法戰鬥員與恐怖份子,並丟手榴彈殺死美軍上尉Christopher Speer。 在關達那摩彎十年的監禁中,Omar Khadr被刑求,而他的審判未經正當程序。美國對Omar Khadr的處置嚴重違反了人道法與兒童人權法。只要是人,不論政治立場、宗教信仰、種族,都應受人權保護,Omar Khadr亦然。然而很是遺憾,在反恐之名下,那些所謂的恐怖份子被剝奪基本人權,即便在認定他們是恐怖份子充滿了爭議。

 

 

 

亞非學院麻雀雖小,卻是五臟俱全,亞非大陸上各種族、文化的研究皆有涉略。若說英國大學院校中之Cosmopolitan, 敝校當之無愧。

 

 

究竟台灣對原住民升學加分是使其民族尊嚴獲得提升,抑或是另一種同化創造漢化的原住民?實質深思!

 

 

人生聚散無定,能在異國遇見在政大國際法課堂上的同學,實在緣分難得!

 

 

國會之所以為國會,在於其代表性無可取代,理論上,議員不一定可以代表全部人的意見,但必然是多數人的意見,而且還是唯一經人民授權者。不是人人都可以擅入國會,自稱代表全民,縱使是民意,也只有一部份, 就算代議士再不堪,可以用法律所不允許的手段以實力排除其開會行使國民妥託付的權力嗎? Two wrongs don’t make a right, as no entry for general public to the Parliament.

 

© 中華民國國際法學會 版權所有 ® 2014 Copyright Chinese (Taiwan) Society of International La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