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學會活動 林彥廷:耐心遨遊資料海,細心成就辯論狀-理律盃書狀撰寫經驗分享

林彥廷:耐心遨遊資料海,細心成就辯論狀-理律盃書狀撰寫經驗分享

2013年理律盃冠軍隊伍

2013年最佳書狀(原告方/被告方)

政治大學林彥廷

 

理律盃是模擬法庭的辯論比賽,訴狀的撰寫在這其中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這是我第一次寫訴狀,從資料的蒐集與分析到訴狀的撰寫、整合與修改,隊員們整整花了兩個多月的時間才完成!以下我也將分別就這兩個階段,先大致介紹我們的準備內容,再分享我在準備過程中的心得,最後並附上一點點對於未來賽手的小小建議。

 

(政治大學林彥廷 彭昶霖 周子翔)

資料的蒐集

雖然過去準備奧瑞岡的辯論比賽時,也常常去國圖查找資料,原本認為這個階段應該不是一個很困難的階段。然而,由於理律盃是模擬法庭的辯論比賽,在查找資料時的方向其實和過往有很大的不同。感謝指導老師在最一開始的時候就和我們提到我們所查找的資料應該要以法院判決為主,學說見解為輔,讓我們少走了很多的冤枉路。

 

在這個階段裡,各個隊員之間其實是沒有分工的,所有的隊員都必須要負責查找跟所有爭點相關的法院判決。我們大概花了兩個星期的時間初步地蒐集資料,在這兩個星期裡,各個隊員之間完全不做任何的交流,其後,再互相比較大家所找到的判決,並分享彼此所用的查找方法,藉此歸納出最有效能和效率的方法。由於大家對於公平交易法上的聯合行為並不是非常的熟悉,我們也在查找資料的過程中,漸漸地培養爭點意識,越來越了解實務上最具爭議的核心問題究竟是什麼。

 

由於理律盃賽題的主幹多半是從數個判決所構成,因此我們在一開始查找資料時,很快地就發現最高行政法院最新的判決,和賽題事實相當的攸關。然而,隨著我們開始撰寫訴狀和練習口說時,資料的查找工作仍然如影隨形地跟著我們,查找資料的難度卻越來越高。因為越是到後來,我們對於資料與賽題的攸關程度也有越來越高的要求,我們開始仔細地檢視各個判決內容,希望找到能夠和本案事實相近,並支持我們的實務見解。也就是說,一開始我們只有瀏覽相關資料庫的判決摘要,之後我們開始仔細比對判決的事實與賽題的異同,對於非常關鍵的判決我們則多次研讀整份判決內容,並加以討論。

 

資料的搜尋、研究與分析,套用隊長林岫璁的說法,大概就是用緝毒犬的精神,仔細地在茫茫的資料海中,以最大的耐心與細心尋找每一個攸關的判決,再秉持著專業的懷疑去分析每一個判決中的事實和賽題是否有所不同,判決內容是否也有矛盾之處。我永遠記得,在八月的某個颱風天,我坐在宿舍的自習室裡一整天,查詢到了幾個攸關判決中的幾句話的那份雀躍與欣喜;記得在模擬法庭裡,從400多個函釋中,以大海撈針的心情,找到了我們要的那個函釋;還會記得,在一份對原告非常不利的判決裡面,經過我們仔細的分析與討論之後,在判決內容中找到了互相矛盾之處,使它成為原被告都能引用的判決……每次長達數個小時的煎熬,等待的只是找到判決的那一秒鐘!我要特別感謝指導老師分享自己的實務經驗,讓我相信只要有足夠的耐性與毅力,幾乎都能找到相關的判決支持我們的論點。感謝學姊在口說的時侯常常問我們「爭點是什麼?判決的見解是什麼?判決的事實是什麼?該判決與本案的關連是什麼?」等問題,讓我在查找、閱讀與分析判決時,能夠更加深入,而不是只有粗淺地了解該判決的見解。還有感謝隊員們對於查找資料的合作無間,同樣的判決內容因為我們的討論,而發現了不同的詮釋角度。

 

 

 

訴狀的撰寫

由於我自己撰寫書狀的經驗非常的貧乏,以下我只能根據我在準備比賽中所獲得的經驗,盡量和大家分享。

 

首先,我覺得如果希望可以寫出一份還不錯的訴狀,就必須要了解寫訴狀和寫報告間究竟有什麼不同。我大概歸納出兩者在以下幾點的不同:第一,報告在撰寫上,可能會引各家學說甚至是外國的學說,但是在訴狀的撰寫上,原則上皆以引用判決為主,非必要時,通常不太需要引用學說內容。舉例而言,可察覺性理論是德國法所發展出來的學說,引用該理論在模擬法庭辯論賽中的說服力較低,若真的需要引用,建議尋找相關判決是否有將此理論明文引進,並直接引用該判決較佳。第二,我個人感覺在撰寫訴狀時,對於標題的要求是比寫報告更嚴格的。各段落的大小標題必須要非常的明確、肯定,盡量做到看完整份訴狀的大小標題就能夠大致拼湊出整份訴狀想要傳達的「立場」,而不是只能對於訴狀的整體架構有一點輪廓的了解而已。第三、撰寫報告時為求完整,對於相關爭點的各種看法都會盡量地呈現出在報告中,但是在撰寫訴狀時,為了力求精簡,並沒有必要將各種見解皆加以呈現,再採一說,應該直截了當的引出支持每個爭點的實務見解,再加以涵攝即可,否則將會增加可以被對造拿來攻擊的材料。舉例而言,關於各事業間是否有意思聯絡的舉證責任分配,光是近幾年的實務見解就有很大的分歧,在選擇上並不需要將所有的實務見解都予以羅列,再評析各個見解的優劣,而是直接選擇能夠支持己方論點的最權威見解加以引用即可。

 

了解了寫訴狀與寫報告的不同之後,我想分享一下我們在撰寫訴狀上的分工模式。我們當時每個爭點都由兩個隊員負責撰寫,再由全體隊員討論內容的整合。這樣的分工方式主要是希望每個爭點在撰寫上都不要有所遺漏,藉由兩個人撰寫同一個爭點的方式,希望達到互相監督和彌補的效果。雖然我們因此在整合上花了非常多時間,但我們也因此對於即使不是自己負責的爭點都更加熟悉,並且透過彼此的討論,找出一個我們覺得更理想的訴狀架構與內容。

 

指導老師一直和我們傳達的觀念就是:「最好的訴狀,就是用最精簡的篇幅完整地表達自己所代表的立場」。「用字精簡」說的容易,但實踐起來卻有相當的困難。我自己在撰寫訴狀時,總是會覺得相關爭點好像還說明的不夠清楚因而在寫作上常常有無限鬼打牆或是同樣的法條與實務見解一引再引的情況發生,例如:我會不斷地重複引用公平交易法第7條的完整條文內容或是把相關的實務見解沒有刪減地整段放在訴狀中又或者是明明已經講完結論了,卻還不斷出現「小結」與「結論」等等。非常感謝指導老師的提點,才讓我發現了自己無形中不斷地鬼打牆,撰寫的許多內容其實都是多餘而不必要,以及如何才能夠精簡並且切中要點地引用相關的法律見解。經過了無數次的重寫與修改以後,當我比對第一個版本與第十幾個版本的最終版訴狀時,才真正的體會到什麼叫做用字精簡、架構清楚的訴狀。

 

(理律盃團隊對於訴狀做最後的校對)

 

 

…………(政治大學周子翔 林岫璁)                                 (政治大學廖蘊瑋)

 

最後,給未來的賽手一點小小的建議:資料的查找是撰寫訴狀與草擬口說內容的基礎,一定要拿出最大的耐性去搜尋與分析判決的字句。畢竟模擬法庭非常重視判決,如果可以找到比對方更關鍵的判決支持自己的論點,相信離比賽的勝利也就更近了一步。當大家在準備比賽遇到難以突破的困難陷入膠著時,靜下心來蒐集相關實務見解,往往能夠讓比賽的準備繼續推展下去。對於同一份判決,也強烈建議每位隊員們都要看過並加以討論,如此將更有可能可以發現同一份判決內容可能分別存在對原、被告有利的部分,而不只是單單倒向某一個持方。在模擬法庭的比賽裡,我相信只要秉持著「相信自己能夠找的到那個判決」的精神,一定能夠在茫茫的資料庫中有所收穫。在撰寫訴狀的階段,如果有查詢到足夠的判決作為撰寫訴狀的素材,就會順利許多。即使是爭點可以明確區分的情況下,也強烈建議全體隊員都要一起討論每一段訴狀內容應該要如何建構,增進每一個人對於全部爭點的了解,讓比賽時整體隊員的陳述可以更有整體性,當綜合提問僅聚焦在某一爭點(例如:意思聯絡的舉證責任分配)時,也能讓負責其他爭點(例如:行政罰的裁罰是否過重)的隊友們都能充分完整地回答每個問題。

 

參加理律盃模擬法庭辯論比賽是我大學生活中一段非常珍貴的回憶。在這其中遇到了許多的困難,也曾經有無數次想要放棄的念頭,但唯有堅持下去,秉持著「沒有最完美,只有更完美」的態度持續不懈的努力,才能夠看到自己的成長、擁有美好的回憶和享受甜美的果實!非常非常感謝指導老師和各位學長姊以及在比賽中給予我們協助、支持與關心的朋友們,因為有你們,我才能夠克服困難,並有所成長!

 

 

(政治大學吳俊葵 廖蘊瑋 彭昶霖 林岫璁 周子翔 林彥廷)

 

 

© 中華民國國際法學會 版權所有 ® 2014 Copyright Chinese (Taiwan) Society of International La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