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2014Jessup 2014 Jessup【裁判經驗分享】- 宋承恩先生:傑賽普困思

2014 Jessup【裁判經驗分享】- 宋承恩先生:傑賽普困思

宋承恩

政治大學國際法學研究中心 (CILS)研究人員

 

對我而言,每年的傑賽普賽事,是不斷困而思的精彩過程;勤奮時,在旅程告歇之時,或能學得一些自珍。不變的,是由與目標相同思辨者的對話中,得到啟發、刺激、與感動。

 

自己作學生時,用英文口語進行法律論辯,如同神話般遙不可及。對於有勇氣參加傑賽普賽事的學長姊或同學,總是當成神人般地崇拜。開始對傑賽普活動有實質的參與,是在回國之後,已有一些使用英文的底子,也對國際法院稍有概念。即便如此,當時我對傑賽普最大的疑問是:這是一項辯論比賽?還是「玩真的」?

 

我想,部分的困惑來自我們對「辯論」一詞的使用。如果傑賽普「只是」辯論比賽,是否參賽者只要口若懸河,說得精彩,贏面就會比較大?那麼,判斷勝負的實質標準何在?是政策優劣、人生常理,還是其他?事實上,傑賽普的英文名稱中並沒有「辯論」二字,這項賽事的定位是個「模擬法庭」。這一區別是重要的,因為法庭是依法裁判的場域;國際法院是依據國際法判斷交付與它的爭端的場域(ICJ Statute Article 38)。因此,傑賽普脫離不了國際法:它意在模擬國際法院前所可能出現的法律論辯。

 

什麼是法律人的論辯?那是在特定規範體系下的論理:由認定規範之內涵、釐清受規制的事實,進而適用規範到個案事實,導出論點與結論。所涉及的心智活動,包括認知、理解、分析、解釋、歸納、及推理;所講究的包括對概念的精確掌握與分辨、對規範的正確理解與解釋、推理的邏輯性與嚴密度、還有說理的清晰與義正詞嚴的氣勢。但真正好的法律論辯,還要加上體察社會現實的可實踐性,注入對正義不可動搖的執著,以及深沈的人權關懷。誰可以說學法律的只是適用法條的機械?

 

但真正使傑賽普與眾不同的,在於它的論題所在、題目設計的方式、以及台上台下的互動詰問。

 

「傑賽普的論題以一般國際法為其核心」,這句話若聽起來平淡無奇,是我們對現代國際法的認知出了問題,而不是國際法出了問題。在當今的世界,幾乎沒有一項議題沒有國際面向,而國際法規制的需求,正隨著新問題的產生或被了解,正在不斷擴大當中。

 

傑賽普每年的題目,在正反四項主張的架構下,有辦法容納「傳統」與最尖端的議題於一爐,交互影響,往往展現出不可預期的面貌。印象深刻的有2013年的命題,藉由因海平面上升而失去領土的島國,導致人民成為氣候變遷「難民」而漂流異鄉,進而談到受拘留人的處遇,以及國家主權債務的清償問題。這裡面,有最傳統的領土與國家地位,也有新型態的「難民」問題。2014年的議題包括海洋法上的船舶攔截、緊追權等通航自由與沿岸國管轄權、水下文化遺產保護與打撈、船旗國管轄權等問題、環境影響評估的國際義務、損害自然資源之賠償責任,同樣由古典的管轄權問題,延伸到近年來受關切的各種干擾船舶通航行為的規制。這樣的論題安排,很清楚地展現了國際法在現代的世界,以既有的規範體系處理各種各樣新議題的迫切性。

 

國際法是門非常社會性的法律,由其最典型的法源,習慣國際法的要件,強調國家實踐及其他國際社會成員對所涉規範之法的確信,可以得知。也因為如此,國際法經常靈活地穿梭在當前法(lex lata)與應然法 (lex ferenda)之間。面對傑賽普論題中許多在實定法上還沒有形成定論的議題,參賽者必須能夠了解背後的各種各樣的相關考慮,提出政策層面的論述。很多人忽略了法律不過是規範形成程序的最後產品,單單專注於實定法是不夠的。好的法律人必須對於法律之形成、擬議、施行、乃至法庭論辯,有完整的掌握。法律人絕不應該是機械性適用法律的恐龍,傑賽普的訓練,在正反雙方的交錯中,幫助法律人培養由不同角度、廣度、與深度看問題的能力。

 

不僅如此,傑賽普的命題喜歡將當前國際社會最為關切的議題,納入到論題裡。在中性的包裝下,有時參賽者會有所迷惑,不清楚真正問題之所在。這點要特別提醒台灣的參賽同學:我們有必要增加我們對當前國際事務,及其背後的法律議題的關心,因為在台灣的大環境,特別是傳媒環境,不鼓勵我們如此作。一個明顯的例子是2009年的題目,其中R國主張在A國境內即將出現大規模的種族屠殺,而有必要以武力介入。R國的根據來自其不願意透露的情治單位,並將其情報提供給聯合國的祕書長。論題二中A國遂要求R國或聯合國祕書長交出該情報,否則即不得使用該情報作為武力介入的依據。要如何辯論這項議題?參賽者必須有能力透視該題很大程度源於英、美兩國在2003年3月入侵伊拉克前,如何運用其情報單位所提供之情資,並進一步提供給聯合國各相關人員,以試圖取得安理的授權。這些運用情資來正當化用武的情節,嗣後被發現情資來源不明、偏頗,甚至有被調整比重、刻意誤導的情形。就此,英、美兩國國內多次進行調查,並作成報告。這個議題若單純從課本上的「國際法」來談,是非常貧弱且不知所以的。但若是有以上的背景了解來談,是一個極度有挑戰性的題目。可惜對這題,印象中所有的參賽隊伍對於上述背景,似乎並沒有很深刻的認知,殊為可惜。2009年的題目,並非特例。傑賽普的命題者喜歡拿最尖端的問題進來。如何加強同學們的國際視野,對涉案的議題有多層次的了解,包括國際事務的最尖端的議題,是台灣各隊的共同挑戰。

 

傑賽普的「法官」設計,一方面是模擬國際法院的開庭實際情境,但更多的是教育的意義。每位來幫忙的老師,對於充當裁判的「法官」,究竟應扮演怎樣的角色,有不同的看法:有的採取較為尊重的立場,讓辯士自由發揮;有的則較為主動介入,並會針對議題與辯士作實質交鋒。經過思考與觀察,我個人是採取後者,原因在於我相信,任何論點都需要面對質疑與挑戰,而在應對的互動中,更可以觀察出辯士或全隊是真的理解其中所牽涉的法律議題。從這個角度看,「法官」的角色其實是在幫助參賽者:在與法官的對話中,可以了解到自己的論點是否說得足夠清楚,易於了解,並經得起挑戰;以及自己的呈現與表達,是否還有需要加強之處。事實上,與法官的對話,不過是傑賽普數個月賽程中的,經過不斷的查考資料、撰擬訴狀、自我練習、與隊友的演練等漫長經歷的延伸。參賽者應該擁抱這樣的機會,把裁判當成一面鏡子,或是朋友,勇敢與裁判對話,因為在知識與論辯上,或有先後,但沒有絕對的權威。

 

傑賽普是對法律人思考與技能的全面訓練,從讀、理解、分析、歸納,到寫作、口說與辯論。面對這樣一個另人興奮的活動,應該用怎樣的活潑心態面對呢?我會建議:be curious in exploring issues; be comprehensive in understanding; be imaginative in forming arguments; and be eloquent in arguing, all at the forefront of contemporary international law.

 

© 中華民國國際法學會 版權所有 ® 2014 Copyright Chinese (Taiwan) Society of International La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