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學會活動 田琳:2013年哈佛模擬聯合國(HNMUN)參與心得

田琳:2013年哈佛模擬聯合國(HNMUN)參與心得

政治大學外交學系三年級 田琳
99501012

我是政治大學外交三的的田琳,目前正在美國賓州斯克蘭頓大學做交換。我利用在美國交換時期機會,獨自報名參加2013年Harvard National Model United Nations(HNMUN)。因為是一個人報名參加的關係,應哈佛模擬聯合國會議規定,我僅能選擇當非政府組織代表,而我是被分配為World Safety Organization此非政府組織的代表。因為另一位同為非政府組織代表的戴學長已詳細解說非政府組織在HNMUN扮演的方式,我就不在此方面多做解釋,僅分享我個人參加哈佛模擬聯合國會議心得的部分。
Harvard National Model United Nations是我模擬聯合國經驗裡參加過的第三個國際性模擬聯合國會議。在此之前,我曾在2011年與政大青年國際會議社社員一同參與位於美國芝加哥的American Model United Nations(AMUN) 以及在2012年參加位在美國華府的National Model United Nations(NMUN-DC),與AMUN以及NMUN-DC相較之下,我認為HNMUN有不少不同於該兩個模擬聯合國的地方。
首先,HNMUN是我認為三者裡面最國際化的一個模擬聯合國。不同於AMUN及NMUN-DC有八到九成參加的代表皆為美國學生,HNMUN它有來自世界將近五十國的學生參與,具體外國學生人數比例為多少我並不曉得,但自己在參與的過程中可以看出代表們的國家背景非常多元,也因此讓會議有更近似於參與真正聯合國的氛圍。再者,也因為外國學生比例相較之下高上許多,我個人認為HNMUN挑戰性並沒有AMUN以及NMUN-DC大,因為參加模擬聯合國這種以英語為官方語言的活動來論,自己的表現與自己的英文能力有很大的關聯,所以若英語流利,在會議的辯論中就會相對地吃香許多。不少人認為參加模擬聯合國會議有時其實即是在比較彼此的英文能力,尤其參加台灣國內的模擬聯合國會議更會有這種感觸,然而AMUN以及NMUN-DC參加學生是以美國人為大宗,因此此時以非關乎英文能力好或不好,而是完全地在比大家辯論及談判的技巧,這對英語非母語的我來說相對而言非常具有挑戰性。所以,正因為HNMUN外國人比例高,我認為這環境相較之下對英語非母語的人來說更有發揮和表現的空間。

 

再者,相較於AMUN及NMUN-DC,我認為HNMUN更具娛樂性。怎麼說呢?HNMUN每個晚上都有social events,如第一晚有Club Night及Model Casino Night,第二晚有Cocktail Hour,第三晚則有Delegate Dance。總而言之,會議結束後的活動安排非常豐富,讓代表們多了不少跟其他代表認識及交流的機會,同時也能讓代表們放鬆一整天開會緊繃的心情。同時,因為我身為非政府組織代表,所以有機會到各個會議走動,我四天下來總共去了四個委員會,而四個委員會的主席都意外地非常活潑(我不曉得是否只是這四間委員會剛好為例外,還是HNMUN的主席風格本來就偏向如此…我覺得後者可能性比較大) 主席們不時會製造笑點來娛樂代表,這點讓我頗為訝異,因為我以前參加過所有委員會的主席們全程都會非常嚴肅,如果有代表們起鬨大笑,主席可是會敲議事槌且嚴厲地警告我們要注意我們的外交禮儀,且我也鮮少看到主席露出過任何微笑。然而HNMUN主席們似乎則是走比較輕鬆活潑路線,想笑的時候就開心笑出來,好像完全沒有刻意裝出威嚴感的意思。舉例來說,HNMUN有響應情人節玫瑰花傳情的活動,主席會負責幫代表們朗誦出情人節卡片內容加上送玫瑰花,這樣情形下會議氣氛總是會瞬間變得非常歡樂。這樣的主持會議風格可能有些人會覺得較沒有專業感,但我認為這種適時的娛樂反而讓會議裡氣氛變得更融洽,也幫助消除一些開會的壓迫感和疲累感,這樣的委員會參加起來也頗有趣的。

 

非政府組織代表的心得:
在這次HNMUN中,這是我七次模擬聯合國會議經驗中,第一次當非政府組織代表。當非政府組織代表的經驗與當國家代表的感受非常不同,自己對於當非政府組織的感受就是:當一位非政府組織代表比當國家代表實在輕鬆多了。首先,當NGO可以隨自己喜好去自己想要去的委員會,完全不會有人管我們要去哪裡,且連非政府組織部門的主席都特別建議我們不要整整一個議程完全待在同個委員會,她反倒是建議我們多走、多看。再來,NGO可以隨自己決定是否要上台報告,而上台報告僅需多注意是否有連結到該會議討論的內容和主旨,再來僅要好好把自己本身的訴求和目標告訴該會議各代表即可。此報告其實並不困難,因為這是可以事先準備的,唯一較有挑戰性的地方就是報告完後需要接受三至五個代表們針對我們報告所產生的問題來回答,而此時就在考驗自己的反應能力。很多時候代表可能問得太細節,因而產生我們NGO不知道如何回答的時刻。但就引述非政府組織部分主席所說,當NGO最大之一的優點其實就是代表們事實上根本不清楚我們NGO是在做甚麼、內容及細節為何,所以既使當我們遇到不知道如何回答的時刻,即便我們胡亂回答,代表們幾乎都不會知道我們所說的資訊是否正確,所以當被問上不知道如何回答的問題,這時就要靠我們隨機應變的能力。
以上是我認為當非政府組織代表的一些優點,然而接下來是我認為當非政府組織代表的缺點。首先,正因為我們可以隨處移動各委員會,也沒有人在意我們的去處,因此,這樣少了跟委員會的歸屬感,而跟其它代表互動也會相較於當國家代表時因而少了許多。此外,因為當非政府組織被規定無法做實質投票,同時也無法參與撰寫決議文草稿,我認為正因為無法做此兩個行為,參與感更因而降低許多。因為當第三或第四天會議各代表皆忙著撰寫決議文草稿之際,NGO能發揮的空間就因而變得非常有限,甚至幾乎無法好好參與討論而只能當個旁觀者了。
這是我對當一位非政府組織代表的看法,事實上,或許當NGO相較之下輕鬆許多,但我個人覺得若不是必要情況(如:真的只有一個人報名參加而應規定一定要當非政府組織代表),我並不鼓勵大家去報名當非政府組織代表,因為當非政府組織代表與當國家代表的參與感實在相差太大了。如果可以,建議還是組隊報名參加當國家代表。

而就整體來論,我認為Harvard National Model United Nations相較於American Model United Nations或者是National Model United Nations – Washington DC 是一個更適合第一次參加大型國際性模擬聯合國的人參與的模擬聯合國。在HNMUN有機會遇到來自世界各地厲害的MUNers,且有幾乎一同切磋、一同學習,此著實是一個非常棒的經驗,有機會的話,我希望自己能再與其他同學一同組隊參加。

 

 

© 中華民國國際法學會 版權所有 ® 2014 Copyright Chinese (Taiwan) Society of International La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