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學會活動 李宗儒:交換學生經驗分享 ─ 新加坡管理大學法學院

李宗儒:交換學生經驗分享 ─ 新加坡管理大學法學院

李宗儒
國立政治大學法律系三年級
新加坡管理大學法學院交換學生

1.前言:
筆者目前就讀於國立政治大學法律系三年級.此次的交換是政大法學院和新加坡管理大學法學院(Singapore Management University School of Law, SMU),兩院而非兩校之間的交換.由於新加坡和台灣的學制不同,因此交換的時段是自2012年8月至同年12月.和同儕相較下,三年級上學期即出來交換略顯的早,一來是筆者高三畢業時取得的托福成績已滿兩年時效,若不使用將辜負了母親一番心意.二來是筆者自小的夢想便是出國唸書且想利用這次交換學生的時間,對自己的未來有進一步的規劃.

本次的心得分享分為三個部分: 行前預備、學習成果、課外活動,除了較為輕鬆的純文字敘述外,筆者每部分會附上一到兩張照片,以便在閱讀的同時更能一同經驗筆者這三個月的點滴.

 

2.行前預備
一切的精彩源於決定之時,「為什麼選擇新加坡」成為我在台灣和新加坡兩地最常被問的問題.最大的原因為大一時,在楊芳賢老師的民法總則課上耳聞新加坡大學上課狀況和當地學生的素質.另外,在瀏覽國際新聞時也發現耶魯大學選擇在新加坡國立大學設置書院,使我對這個國家多了些好奇和憧憬.

新加坡於歷史和法律上承襲英國,一切法院文件和上課教材皆是英文,因此除了最基本的托福成績外,也需要對英美法有初步的認識.幸運的是我在大二下學期成功修完英美法導論(劉定基老師和朱德芳老師合開)和美國憲法(廖元豪老師),使我出國前的不確定感降至最低.

 

3.學習成果
在自己的興趣和學分抵免的考量下,我選修的三門課程分別為:證據法和民事訴訟法(Law of Evidence & Civil Procedure)、國際貿易法(Law of International Trade)、律師談判和調解技巧(Negotiation and Mediation for Lawyers).雖然都是法律相關的課程,但每門課所帶來的震撼都有所不同.

證據法和民事訴訟法和我在台灣修過的每堂課相比都重的許多.此門課每週有將近70頁的全英文文獻必須閱讀外,還有小考(前七週為選擇題,後七週為填空題).且新加坡管理大學嚴格要求學生上課主動發言和參與,因此本門課的授課老師會依照座位順序,從頭點到尾問問題,並會在週三的討論課上舉行小組報告.雖然負擔很重,但這堂課也是讓我深刻地體會到台灣和新加坡學生的差異.和台灣同年紀的法律系學生比較之下,新加坡學生對未來的眼光和野心較寬大且多半都已經有實習的經驗.另外在思想和口條上也較為清晰.但在對公共議題和改變現狀的話題上,新加坡的學生卻難有台灣學生的幹勁還有行動力.

 課堂上的報告小組

 最後一堂課的合照

國際貿易法相較之下非常不同.課堂上將近一半的交換學生而且國籍也非常分歧,如坐在我左手邊的是一位瑞士人而右手邊的則是來自毛里求斯(Mauritius).因為是LGST(Legal Study開放給非法律系學生選修的法律相關課程)所以修課的學生大多是來自商管學院.課程規劃上除了課程簡報外,授課的老師還會適時的加入影片和實務經驗,讓非法律系的學生不致於迷失在條文中,也讓法律系的學生不會只顧著引用案例而忽略了最基本的事實.除了法律的專業知識外,老師常常利用個案講解之便提及現今全球脈絡,並且開放學生以不同的角度分析個案,一來一往間讓很多抽象的概念得到完整、具體的解釋.

除了單純授課外,老師在期中個人報告以及小組報告的設定上也別出心裁:期中報告只需要跟國際貿易法課程有相關即可但是小組報告的題目卻是分析個案或是有主題上的限制.以我個人為例,我期中報告的題目是寫海盜和國際貿易法間的問題,看似很開放的問題其實在引用文獻和挑選題材上都需要下更多的心思.而小組報告雖然被限縮在中國民航機工業的發展和WTO對於津貼(subsidy)的限制上,但相較下卻容易向外拓展,甚至我們小組還有做了一個對全球民航機工業發展未來評估!

但這堂課最特別的還是老師帶了全班去Maxwell Chamber參訪.Maxwell Chamber 是一個提供全球商業仲裁的機構.新加坡近年來致力於吸引國際資源,不僅降低稅率也重新調整仲裁在法律上的地位,不僅提高國際法的拘束力更在在加入紐約公約後吸引很多國際組織和Maxwell Chamber合作.此次的參訪最大的感受在於發現除了依循司法程序一步步得到結果外,商業上的紛爭因為仲裁的發展得以有具彈性和效率的解決方式.此外,這次的參訪也讓我更認清新加坡在法律上和國際的接軌,也更體會到「以成本為考量」的思考模式已經進入法律領域很長一段時間.現階段評論好或壞嫌稍早也武斷,但確實需要接觸和開闊自己的視野才有辦法和世界接軌.


Maxwell Chamber 參訪後全班合照


筆者本堂課的小組報告側拍

和前面兩門課相比,律師談判和調解技巧又是個不同的層次.此門課在SMU的編號上屬於給法律系大四學生修的課,因此課程的設計上顯得更加自由和寬廣.除了基本的教科書之外,老師在開學前的第一封信也附上了五到六個提及調解和談判專家所撰寫並定期更新的網誌或是短文,要求我們要像「打開早報般」定期追蹤和閱讀並且每週需要撰寫一篇上課心得(Journal).此心得的內容需要包含當次上課後的反思以及一個個案的簡短分析.除了課後的作業很特別外,上課地點和過程也有特色.老師排除有講台或是階梯室座位的教室而選擇和學生平起平坐,且讓學生自由分組,使學生在交談中可以更認識自己的特質,以便在調解過程中知道採取何種策略達到雙贏.課堂上除了介紹調解和談判技巧外,每堂課老師都會設計案子讓學生親自操作,例如要如何去說服同組的組員在醫院停電而生命維持器只能救一人的情況下,要如何選擇;或是要如何讓合作破局的兩家公司在談判中各取得合理補償和重建信任.課名看似實務為重的課,但除了實際操作外,老師在課堂常常帶起哲學和心理學相關的思考,如以一個人回應的句子長短或是結構判斷是否可以進一步施壓.

 上課實況

 報告小組課後合影

經過這三門課的洗禮後,除了對英文的適應力增強外,也看到了其他國家學生的思考方式,進而打破了以往的偏見和誤解.對於知識取得的方式也因為這學期的課程漸轉為主動,尤其是在搜集文獻和排除主流媒體意識(EX:僅閱讀大報而忽略地方性刊物)方面,進步最多.經歷三份全英文期中報告後,我更體驗到自己英文能力上的不足,特別是在句子不甚通順和並非正常用法上受到老師較為嚴厲的批評.但在小組報告後卻也增加英文報告和上台的自信,並且學到如何使用簡潔的簡報和道具提升報告的流暢度和趣味.

 

4. 課外活動
除了在課堂上有很多體會外,在新加坡內奔走、遊玩的這三個月也領悟到了更多.首先是此次交換剛好遇到中華民國101年國慶日,趁這個機會我發起了一個「跨海國慶日」的網路串聯活動.舉辦的動機是因為一直聽到新加坡人讚美台灣是個非常棒的國家,使得我開始反思台灣到底好在哪裡?最後得出的結論是:台灣人非常熱情(當然食物非常好吃自然不在話下).這個結論讓我想到有個很棒可以象徵台灣熱情的就是國旗,因而趕緊聯絡在台灣的同學,請他寄兩面國旗還有國旗衣來新加坡.憑著一股突然被激起的熱情和感動,我在雙十節拍了一支短片(影片連結: http://www.youtube.com/watch?v=CE__LCYGsWc

)並在國慶日結束後的一個月成功搜集到101張新加坡人還有外國人和國旗合影的照片.這個小小的活動不僅讓外國人直接體會到台灣人的熱情也成功喚醒我內心沈睡已久的認同感,因而也有了「出國是為了更愛自己家鄉」的感想.

另外我也參與了SMU的射箭社,對只在電視上收看過射箭比賽的我而言無疑是個難忘的經驗,雖然只是短短兩個月的訓練卻讓我更真切地體會到「專注」和「冷靜」的重要性.走出SMU,較為隨性的我在短時間內和外籍學生打成一片,忙碌一天最棒的享受便是坐在宿舍外草皮上天南地北的聊著(有時會有雞同鴨講的情況)或是到Marina Bay Sands前的步道感受夜幕下繁華的新加坡.走出新加坡,我來到了印尼的民丹島享受三天的陽光和沙灘,幸運的是竟然在當地遇到同樣收看TVBS和民視的台灣移民!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我們入住的市區飯店附近有高達七成移民到印尼做生意或退休的台灣人!目前已計劃於十一月底到十二月初將隻身前往柬埔寨當個背包客,以為這次的交換學生畫下一個完美的句點.

筆者於雙十節時在Merlion Park的留影

跨海國慶日的成果

筆者射箭初體驗

© 中華民國國際法學會 版權所有 ® 2014 Copyright Chinese (Taiwan) Society of International La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