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學會活動 王芃:劉姥姥二度進大觀園-2012年俄羅斯海參崴APEC隨記

王芃:劉姥姥二度進大觀園-2012年俄羅斯海參崴APEC隨記

王 芃

作者介紹:

王芃。天秤座A型。最近從日本早稻田大學畢業,去年在牛津大學交換留學,現在回台灣工作。喜歡嚐試新鮮事物以及人間觀察。仍然在尋找自我中。

「參加APEC很好玩的,」駐日外交官如是說道:「雖然那兩週,每天只能睡三個小時,隨時處於備戰狀態,不斷的參加會議、處理各種突發狀況、大大小小的場合中與其他經濟體的代表人員互動…等等,但是當會議落幕,回顧一切,再辛苦都是值得的。」

2010年,我在日本,是支援中華台北代表團的留學生之一。「亞洲太平洋經濟合作會議」對於當時的我來說,僅僅是一個課本上的名詞,對其的認知更只是台灣少數參與的國際盛事。沒想到這個神秘而遙不可及的名詞活脫脫的顯現,甚至敞開大門讓我得以參與、觀摩學習。由於是支援代表團的角色,對於APEC會議的參與,如同劉姥姥初進大觀園的情景-看熱鬧。


左為2010日本APEC的識別證;右為2012俄羅斯APEC識別證,據說價值3000美金!會議中通行無阻。

今年初,意外發現「亞太事務青年培訓營-Model APEC (SOM)」的營隊活動,不假思索便立刻報名參加。這個營隊由台灣經濟研究院主辦,為期三天,目的為透過認識APEC、台灣與APEC之間的關係增進青年對國際事務的敏感度,同時兼青年代表的遴選。包括學界、政府部門、企業界的重量級人士為青年們講述APEC的各個面向-從APEC的宗旨和規則、台灣為何要參加APEC等基礎概念到2012年APEC的核心議題:糧食安全、能源、供應鏈、中小企業、人力資源發展。100位青年被分配到APEC的二十一個經濟體中,並且需於活動前研讀相關的提案和會議記錄。在日本留學的我,自然地被分配到日本組。營隊的重頭戲是Model SOM(模擬資深官員會議)。我們這組以日本的立場提出對供應鏈及能源發展的提案,爭取其他經濟體的支持進而達成共識。經過三天的活動,我較能了解APEC的內容、功用及意義。原來,APEC非常強調合作及共識決,而所有的宣言及決議皆為非強制性。既然如此,APEC的意義何在?為什麼中華台北要積極參與APEC?

2012年Model APEC日本組成員。

2012亞太事務青年培訓營,全體學員合影。

【※詳細活動介紹請參考http://www.ctpecc.org.tw/events/20120711.asp,歡迎有興趣者明年報名參加!題外話:台灣的青年真的非常踴躍的參與活動以及把握每一次發言的時間。每當講師開放問答,同學們的手便如雨後春筍般─只是速度再快一百倍─迅速的冒出。這點是我在日本大學不曾看過的景象。】

這些問題,我在2012年的俄羅斯APEC青年高峰會及CEO Summit中得到解答。

其實合作的前提是「吵架」。正確來說是反覆表達各個經濟體的立場,不斷的討論、辯論,最後逐漸達成一個平衡點。APEC青年高峰會過程如同資深官員會議,最終的目標是由青年們共同撰寫宣言,發表對世界議題的觀點;宣言將上達領袖。來自各個經濟體的青年代表們,紛紛加入2012年度APEC所討論之五大主題的工作小組-糧食安全、能源、中小企業、供應鏈、人力資源發展。在高峰會的三天中,我參與的工作小組熱烈的討論有關糧食安全以及人力資源發展的問題。到最後發現,所有的議題環環相扣。比如說,講到中華台北提倡的天災糧食緊急供應系統必然討論到供應鏈的暢通。我負責的是人力資源發展的議題。會前,藉由會議記錄和issue book得知中華台北所提出的提案,包括建立跨區學歷、證照平台,以利互通有無。到了青年高峰會現場,各個經濟體代表們熱烈地闡述經濟體內高等教育發展所遇到的困難及提出之對策。也許因為每個人都有接受高等教育的經驗,討論此議題甚有感觸。也因此,我臨時決定不依照中華台北實際提出之提案,而改以青年的角度,表達對台灣的教育和人力資源發展的觀察。我不是提出具體提案,而是提倡加強經濟體內的共識,擺脫重科學輕其他學科、職業「有」貴賤,教育也有貴賤(輕技職教育)等根深蒂固的社會價值觀,讓青年適才適性發展,強調自由多元。很高興,最後得到加拿大的附議。

由糧食安全、供應鏈、人力資源發展組成的聯合工作小組。開會情況。

  藉由與青年代表們的互動,學習到了下列兩點:(一)不管是多小的聲音,或是僅關係少數人的權益,都應該發自信的發聲。如此以來,「多數」也能停下腳步反向思考。來自美國夏威夷的代表們充份的展現了這點。(二)衝突為和諧之母。會議中,經濟體代表之間發生了口角衝突。在俄羅斯主導主持討論宣言時,由於澳洲代表不甚贊同或理解俄羅斯所提有關人力資源發展的議題,頻頻發出反對聲浪。而此時,俄羅斯突然提高音量,指控澳洲不支持創新,無視APEC的核心宗旨。工作小組的主席和在場的青年代表們及時滅火,化解了一場「戰爭」。其實,這不只發生在青年身上,連CEO們在CEO Summit裡都發生這樣的狀況呢!但我想,有了衝突,了解對方心裡真實的想法,在恢復理性思考之後更有助於促進彼此的和諧。

聯合工作小組全員合照

中華台北青年代表團

  參與CEO Summit,則是劉姥姥二度踏進大觀園-只是這次不再是霧裡看花,得以親自感受大師風範,聆聽領袖級人物的演說,實為非常難得的經驗。兩天的高峰會中,感受連戰、胡錦濤、希拉蕊‧柯林頓、紐西蘭首相John Key、俄羅斯第一副首相Igor Shuvalov、智利總統Sebastián Piñera、越南總統Trương Tấn Sang等多位經濟體領袖的現場實力及魅力。其中企業界的重要人物如JP Morgan董事總經理李晶、紐西蘭Tony Nowell、PricewaterhouseCoopers主席Dennis Nally等人,更以豐富的經驗,提出對各項議題的見解,啟發台下聽眾思考。看著在台上閃閃發光的人士,在台下的我受到了很大的激勵,更深刻的體認到必須非常努力,建立自己的專長,才能做出深刻的發言。新加坡的PUB, Singapore’s national water agency的執行長Men Leong Chew分享了新加坡如何從水資源匱乏、水源受鄰國控制的困境逆轉為可以自給自足甚至是反過來提供馬來西亞乾淨的水。他不斷的強調,政府的態度及優先順序決定了事情的成敗。水,無庸置疑對國家來說是攸關生存的重要議題;無論處境如何艱難,只要政府將其排在優先的位置,事情必可獲得解決。智利總統的一席話,更表達了解決亞太地區面臨的危機的急迫性:Time is our judge. What are we doing now? We need to change now!

重量級領袖剪影;以此自我勉勵!

© 中華民國國際法學會 版權所有 ® 2014 Copyright Chinese (Taiwan) Society of International La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