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期

                                                                                                                             February 2007


【本期內容】

【理事長的話】法律人,你為什麼不爭氣?                              

【學會角落】學會刊物介紹之三:Chinese (Taiwan) Yearbook of International Law and Affairs

【活動報導】中華民國國際法學會九十五年年會暨超國界法律學術研討會報導

【活動報導】邁向國際法的世界 一個不一樣的未來法學教育職涯講座 

【活動報導】 英美法學資料使用講座

【學會快訊】 國際法學會執行委員會主席史琳勳爵來台訪問

【學會快訊】 學會常務理事申佩璜先生榮任駐芬蘭代表 

【學生天地】 國立臺北大學成立國際法學社 

國際法快報 近三個月內國際法相關新聞剪輯 

悼念Tribute to Professor Louis B. Sohn: A Great Scholar and Teacher 

 


【理事長的話

法律人,你為什麼不爭氣?

引言:

  接到這一期學會電子報的邀稿時,剛好我和我的學生羅智強君合著了一本新書《法律人,你為什麼不爭氣?》出版。

  出版這本書的心情是非常複雜的,雖然書中,對法律人不符社會期待的諸多行為多有批評,但我真正的想法是,希望從「法律人,你為什麼不爭氣?」的質問中,試著反思「法律人,你要如何爭氣?」這個更重要的建設性問題。

  雖然,個人識短見淺,不敢妄言真知,但至少,我希望這本書會是一塊引玉之磚,如果我對法律人的憂慮、批判,能夠在法律人中激起自省的漣波,那麼這至少會是一個重建社會對法律人的信任信心的一個可能起點。

  此外,台灣的法律人定位或法律人教育的問題,「倫理命題」只是其一,「國際視野」不足,也是亟待改革的問題,這部分尤其是國際法學會長期關心的使命與任務。

  在本書中,除了從不同的職涯角色出發對法律人提出若干的反省,我們也在下篇的部分,從超越國界的歷史混融的過程中,去分析華人社群在接受西方法治觀念的過程中,衍生了什麼問題,構成了什麼樣的文化衝擊,這些其實也都與法律人的自我認知與價值定位有密切的關係。

  事實上,這一個切面,表面上是法律的歷史研究,但我卻覺得,這既是一種時間構面的歷史觀察,也是空間構面的國際視野。只有同時從這時間與空間雙重的宏觀視界出發,去觀察法律、理解法律,我們才能在清楚界定當下的法律人,在法律制度、法治觀念最待努力的優先工作是什麼?

  因此,這一期的電子報,謹將《法律人,你為什麼不爭氣?》一書,我的自序轉載,分享給諸位會友。

陳長文  中華民國國際法學會理事長

  

  我常想,回顧這一生我所參與的諸多事情,我最感欣慰與幸運的大概有四件事。

幸運與欣慰的四件事

第一件事,是在一九九○年代前後,因為歷史的因緣際會,我有幸為分隔仇對數十載兩岸的交流和解,獻盡了一份心力。雖然最後因為政治上的主客觀因素,並沒有達到我心中期待的目標。為了交代心中那些未竟的期盼,我把自己的想法寫成了一本書《假設的同情》,算是做為一個人生的注記,也算是對歷史作一個交代。

我覺得自己在兩岸關係上的歷史責任,使命已了。兩岸事務要進一步的開展,兩岸人民的情感要進一步的連合而不是仇恨分化,需要政治人物的良心與智慧,這一點,雖然我「失望」了超過十年,但我相信這些陰霾終將過去,因為兩岸關係的客觀情勢已穩定,隨著台灣人民益趨理性成熟,使得政客透過鼓動法理台獨、刺激兩岸緊張的空間也漸不存在;中國大陸亦不同往昔,維持穩定、以發展經濟成為其首要目標,對台動武的可能性亦同而大減。由此以觀,我敢斷言,未來十年,必然會是兩岸交流合作最黃金的十年,但這黃金時代的打造,則可以交給新一代的年輕人來推促。

第二件事,是從事律師工作超過三十年,特別是有幸和理律法律事務所最優秀的同仁一起打拚,憑著對專業的堅持,同仁們打造了一個受到各方肯定的一流法律事務所。即使中間曾經歷過險峻的風雨飄搖,但理律不但沒有被挫倒,反而被洗滌的更加璀亮。經過一連串的制度精進,不但在法律專業上精益求精,更努力強化理律在關懷社會、參與公共事務的動力。為了實踐我們對社會的承諾、責任與使命,不但成立理律文教基金會,參與台灣與大陸的法律教育及法制建設工作,理律更先驅性的將同仁在社會公益的服務參與,納為考評獎勵項目。因為我們知道,任何一間法律事務所成功與否的價值衡量,其對社會的參與和貢獻,是一個重要的量度。看到同仁們能全方位的追求並實踐「關懷、服務、卓越」這三個理律的核心理念,讓我感到既寬慰,又放心。

第三件事,是參與紅十字會的國際人道服務工作近二十年,有機會為世界上超越國界、各角落需要幫助的苦難人們,盡一份當盡的心力。每一個人,都只擁有短短數十載的生命,臨到終點的那一刻,如果我們可以驕傲的告訴自己,我曾善用手中的每一分力量,無私無我的為人群付出奉獻,幫助需要幫助的人,那會是令人安慰的時刻!

對我來說,參與公益服務,是一個終生的志業,因為我深信關懷弱勢、服務人群,是每一個現代公民的義務與責任。

第四件事,則是擔任法學教育工作超過三十載,並且有機會為台灣的法制建設獻言獻策,透過教育與法制建設的參與,我們做的是最重要的觀念深耕與制度奠基的工作。因為我深信,只有透過教育培養出有使命感的法律人,建構可以周延運行、增益民祉的法律制度,並將法治觀普揚於社會公民,中國(包括台灣與大陸)才能成為富強、穩定、和平的幸福社會。

迫切的憂心:法學教育與法制建設的再省思

而這第四件事,則是我現在特別關心、憂心也感到迫切的一件事,一方面,是個人情感因素使然,畢竟身為一輩子的法律人,在大學執教法律、擔任華人地區最具規模也極受肯定的法律事務所合夥人,我會覺得自己在法律教育、法制建設與法治觀念落實的工作上,有著發於情感的義務。

另一方面,則是鑒於台灣法律人受到的諸多批判,特別讓我感受到急迫性,正因為法學教育與法律制度的不健全,使得台灣沒有成功教育出不論在人品、學識、專業操守各方面均堪佐國、治國大任的優秀法律人,才會致令眾多亂象,使吏治腐弛、政治敗壞,乃至於社會空轉、經濟蕭條、民生愁困。這個負面循環一日不根除,人民所受之痛苦便一日不能去。

而這些憂心對於已逾耳順之年的我,感於歲月,倍加感受到這份義務之匆迫。而這樣的迫切感,可以說是我撰寫本書重要的心理背景。

我迫切的覺得,即便所言所陳可能會使一些法律故舊感到冒犯,當非則非,該責即責,法律人不容許鄉愿,所有法律人都不能再沉默、更不能再等待。必須深切的自省,並下定決心扭轉過去的陋習,重建社會對法律人的信心。

醞釀這本書已有很長一段時間,但由於公私皆繁、無暇靜慮。所以總是給自己很多藉口,不斷往後延擱這個想法。直到這幾年來,法律人及法律教育所凸顯的問題愈來愈嚴重,特別是在法律人成為總統,並在政府各部門全面的擔任重要首長後,國家的法治反而迅速崩壞,吏治腐弛、民生凋萎。法律人受到輿論空前的責難,令我感到痛心至極。

剛開始,面對社會對法律人的質疑,我是非常不能接受的,依自己過去所受過的法律人訓練、對法律人的期待及從身邊許多優秀正直的法律人身上所看到的,我非常不服氣的認為:「社會的質疑,都是偏見、都是誤解。」然而,一段時間過去後,我的不服氣卻漸漸動搖,看到部分法律人,特別是一些由法轉政的法律人,在公領域一塌糊塗的表現,我不由得開始感到心虛,但我又會想:「不公平啊!他們是他們,我們是我們,怎麼可以因為這一小撮人的表現,就一竿子打翻所有法律人!讓其他俯仰無愧的法律人和他們同揹罪名呢?」

然而,再過一段時間,我卻連這一點點「抗辯」的勇氣與信心都漸漸失去了。因為慢慢的,我開始相信,社會的質疑不是沒有道理。法律人的「整體」必然出了一些問題,一些很嚴重的問題,才會不斷受到社會的質疑。不但沒有穩固社會對法律人「正義守護」的形象認知,反而不斷的為台灣製造負面示範、帶來危機與災難。

身為法律人,也一向以自己是法律人為榮的我,心中不禁浮現一個龐大的問號:法律人,你為什麼不爭氣?

以這個問號做為起點,我一步步的從現實世界裡台灣許多法律人的表現,開始逐步析理,試圖點出病徵、找出病因,並且,有可能的話,開出病方。所以,這本書,就是在這種既批判復深深期待的心情下,一字一字的寫成。

台灣,是預照大陸的一面鏡子

 而我也希望本書中試圖提出的觀點,不只對台灣法律人的自省有所催促,也希望中國大陸的法律人,能從台灣的經驗中,得到啟發與警示。在很多方面,台灣往往就像一面「預照」大陸未來的鏡子,當大陸和台灣一樣都在追求現代化的法治與法制時,台灣今日所面臨的問題,都不啻是一種對大陸未來必然面臨的「預告」。因此,本書嚴肅討論的問題,以及試圖提出的解決方法,不僅只對台灣適用,也值得中國大陸的法界參考。

 1941年,鄧小平先生在《黨與抗日民主政權》一文中曾說:「為了保障人民民主,必須加強法制。必須使民主制度化、法律化,使這種制度和法律不因領導人的改變而改變,不因領導人的看法和注意力的改變而改變。現在的問題是法律很不完備,很多法律還沒有制定出來。往往把領導人說的話當做『法』,不贊成領導人說的話就叫做『違法』,領導人的話改變了,『法』也就跟著改變。所以,應該集中力量制定刑法、民法、訴訟法和其他各種必要的法律,例如工廠法、人民公社法、森林法、草原法、環境保護法、勞動法、外國人投資法等等,經過一定的民主程式討論透過,並且加強檢察機關和司法機關,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執法必嚴,違法必究。」

 這段對法治觀念的進步理解,鄧小平先生早在六十五年前即已提出。這一方面令人欽服,但另一方面則令人感慨,六十五年後的今天,中國大陸的法制建設與法治觀念的扎根,仍有許多極待努力的地方。但即便需要努力的地方仍多,但我對中國的法制未來卻是充滿樂觀信心的。

 以在大陸普遍受到重視的維權運動為例,人民的權利是現代法律所要保障的中心價值,維權運動的風起雲湧,代表著權利意識的覺醒,也就同時代表法律力量的活躍。但這樣的覺醒與活躍只是起步,在中國,法治這株進步的芽苗,仍須全體中國人持續地細心呵護,也同時堅持地全力捍護!

 藉由本書在中國大陸的發行,我希望能藉由對在台灣的法律人的角色反省,提醒在大陸的法律人,法律人在建設法制、落實法治的過程中,該有的堅持是什麼?該避免的錯誤是什麼!

 非常高興本書能夠在中國大陸出版發行,但我也想藉此向大陸讀者說明並且表達歉意,雖然書中對法律人的反省對法治建設的建言,值得中國大陸的法界參考,但這些觀點所引據的主要事件與背景事實,終究是發生在台灣而不是發生大陸。因此,對大陸的讀者來說,對於這些事件的陌生,多少會妨礙對於書中所欲鋪陳的觀念的融入與理解。為了減少這樣的閱讀障礙,我會儘量以注釋的方式,將一些在台灣發生而大陸讀者相對陌生重要的事件,簡單地交待其來龍去脈,但為了不讓這些「注釋」喧賓奪主,佔去太多的篇幅,因此,事件的描述不可能鉅細靡遺,若因此讓讀者在閱讀上產生困惑,尚請讀者諒宥。

此外,要向讀者交代的是,這並不是一本討論法律倫理的學術書,雖然法律倫理確實是本書非常關心的命題。本書只是要從詰難性的問題做為開端:「法律人,你為什麼不爭氣?」以試圖找出另一個建設性問題的答案:「法律人,你要如何爭氣?」

這個命題,不只法律人應該也必須關心,以透過自省,務求「革心革行」,事實上這也是所有受苦於法律人不佳表現的台灣人民所應該也必須關心的命題,因為只有進一步去了解,許多(雖非全部)法律人會出現價值毀亂,甚至於毀法敗紀而誤國誤民背後的原因,才能形成一個外在的監督與改革力量,去督促法律人「革心革行」。

同時寫給普羅大眾看的一本書

因此,這本書不只是寫給法律人共勉的,也同時是寫給普羅大眾看的。但由於我不打算以「學術格式」來寫這本書,因此,這本書在某方面並不能、也不打算涵蓋所有法律倫理問題。或許,從某個角度來說,這本書點出的問題,我會期待以後據為基礎,再更深入的以學術討論的方式,寫成一本法律倫理專書,但這涉及自己的時間與心力,什麼時候才能做到,就不可期了。

另外,要特別一提的,則是本書的共同作者:我的學生羅智強君。

智強是一個很特別的人,很難三言兩言形容他──才華洋溢、文筆洗練、對社會充滿熱情;受過長時間專業辯論訓練的智強,邏輯清晰、說理分明,特別擅長哲學思考。為了討論書中許多想法與觀念,我們常常在午夜時透過電話交換意見,一聊往往可以聊上一、兩個小時。我們時常會針對書中的觀念進行「哲學辯論」,透過思想的激盪,常常會得到許多意想不到的啟發。也在撰作本書的過程中,增添無數的樂趣。

因此,這本書雖然是以我為第一人稱所撰作,但其中不管是在資料的蒐集、觀念的闡釋、邏輯的演繹、文字的修潤甚至於若干有趣小故事的穿插,智強都著墨甚深。事實上,書中許多觀念與想法,也都是我和智強共同討論出來的。因此,雖然智強謙辭,但我還是堅持將智強納為共同作者,以聯名的方式發表這本著作。因為,沒有智強,這本書是不可能成形的。

事實上,這些年來,我雖然心裡有很多想法、對社會有很多期待,若不是智強的幫忙,很多事情,我也沒有時間與力氣去一一完成,包括這本書。

最後,身為一輩子的法律人,我深深感受到,不管是法律人的心態、法律教育的方式、法律倫理的建立,都出了很大的問題。我必須要站出來說一些話,我無法容忍自己沉默下去,因為這既是身為法律人的使命,也是責無旁貸的義務。於是我開始給自己一個明確的期待與壓力,要寫一本反省法律人、反省台灣法律問題的書。但即便自己給了自己這樣的期待與壓力,這本書從著手到完成,仍足足花了近一年的時間。

此外,由於希望本書的論述能夠與時事發展一致,我直到付印之前都還在不斷修刪內容,特別是陳瑞仁檢察官在國務機要費一案中起訴了總統夫人吳淑珍女士(註一),提振了檢察機關的公信力,也引起許多關於法律人問題的迴響,為了納入相關問題的探討,對於本書的內容我又再三修改。不過,由於本書援引了大量的時事,而時事的發展又每日而變,想以「過去式」的文字,追上「未來式」的時事,有事實上的不可能,因此,也許等到本書出版上架,到了讀者的手上,書中的內容與時事已有差異,這點只能請讀者包涵。

所幸,在智強的共同撰作下,這本書還是完成了。但說真的,我並沒有寫成一本書的欣悅之感。我心中的憂念,並沒有因為這本書的寫成而稍減。因為,這本書只是起了第一步,盡可能誠實的檢視法律人的錯誤,但法律人要走出輿論的責難,真正成為令社會公眾尊敬、也願意親近的職業,仍有非常、非常遙遠的路要走。

雖然知道自己識短見淺,但我仍不揣固陋的表達了自己對重建法律倫理與法律理想的期待,即便見慮不周,我希望這本書至少能夠達到拋磚引玉的效果,我深深的盼望,社會上學備養深、俊碩傑異復望重一方的法界耆宿,能夠不怕飛灰玷羽,針對法律人的困境,振臂疾呼,發鏗然之言。

不容成為「隱匿的允諾者」

黎巴嫩文豪紀伯倫(註二)曾說:「就像一片孤葉,不會未經整株大樹的默許就枯黃,作惡者胡作非為的背後,並非沒有你們大家隱匿的允諾。」

所有有志的法律人,我們不但不能容許自己成為敗壞法律人名聲的那片「枯葉」,也絕不能容許自己成為默許枯葉萎黃的「隱匿允諾者」。

我們需要更多法律人發於肺腑的自省之聲。


註一:2006612日,李慧芬女士向國民黨立委邱毅爆料,指她的300萬新台幣君悅飯店住宿發票,被她的堂姐李碧君拿去轉交吳淑珍核銷「國務機要費」。628日,審計部派員赴總統府查賬,並將疑涉不法相關資料函送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查緝黑金行動中心調查,由陳瑞仁檢察官負責偵辦。2006113日,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書記官長張文政宣佈國務機要費案偵查終結。在陳瑞仁檢察官的起訴中認定:陳水扁與吳淑珍、馬永成等人均涉貪瀆。因陳水扁具有總統身分,而受《中華民國憲法》第52條之保障——有刑事豁免權,要等其卸任或遭罷免之後才能另外起訴。高檢署只起訴吳淑珍、馬永成、等人,並認定吳淑珍以他人付款消費的發票詐領國務機要費共新台幣1480萬元。參考資料:維基百科。

註二紀伯倫,是我最喜歡的一位哲理詩人,他同時也是一位傑出畫家,和泰戈爾一樣是近代東方文學走向世界的先驅。紀伯倫出生在黎巴嫩農家。十二歲時隨母親去美國,過著清貧的生活。十五歲時紀伯倫隻身返回祖國學習民族歷史文化。一九0二年返美後,母親病逝。他以寫文賣畫為生,艱苦地生活。一九0八年,得到友人的資助赴巴黎學畫,並得到羅丹等藝術大師的親授與指點。一九一一年他再次返美后長期客居紐約,從事文學與繪畫創作。當他感到死神將臨,卻罔顧病痛,終日伏案於創作,直到四十八歲英年早逝。紀伯倫的前期創作以小說為主,後期創作則以散文詩為主。作品中處處可見從基督教義出發的人生思考以及豐富的人文關懷,其中《先知》是紀伯倫的頂峰之作,曾被譯成二十多種文字在世界各地出版。

Top


【學會角落】學會刊物介紹之三:Chinese (Taiwan) Yearbook of International Law and Affairs

 

學會自一九六四年即開始編輯出版英文年報The Annuals of The Chinese Society of International Law(中文譯名「中國國際法學會年報」),總編輯為曾任學會理事長的張彝鼎教授,出版目的在於促使國際社會了解每年我國在國際法上之學術研究成果。年報後由資深外交官、國際法學者、曾任聯合國秘書處法規編修司司長、聯合國常設仲裁法院仲裁人及外交部條約法律司司長的梁鋆立博士續任總編輯。其任期直至一九七九年梁總編輯過世為止。

一九七九年美國與我國斷絕正式外交關係,由於自政府遷台以來,美國與我國關係一向密切,如何因應變局,遂成政府當務之急。首先,斷交的次年即發現,儘管兩國實質關係仍密切,美國政府每年出版與世界各國簽訂之有效條約及國際協定之「有效條約彙編:美國條約及其他國際協定彙編」(Treaties in Force: A List of Treaties and Other International Agreements of the United States in Force,以下簡稱「有效條約彙編」)即不再包含與我國簽訂之各項協定與協議在內,這一情形使中華民國在國際社會中之能見度愈形降低。其次,早自一九七一年中華民國失去在聯合國的代表權後,聯合國有關新聞及文件中,即不再有我在國際上參與活動的報導與紀錄,這對我國之整體外交工作,均造成不利影響。上述情形為我留美國際法學者丘宏達教授所注意到,而當時張彝鼎理事長亦認為我國須在此方面有所作為,以彌補此一缺失,但限於本會當時之人力與財力,英文年報The Annuals of The Chinese Society of International Law只能在國內發行,且發行數量與內容均有限,因之作用亦有限。

有鑒於此,張彝鼎理事長乃商請丘宏達教授出任總編輯,將The Annuals of The Chinese Society of International Law改版,仿照英國、荷蘭、加拿大、德國等國際法研究發達國家之先例來發行,並擴大領域以涵蓋國際關係,將年報名稱變更為 Chinese Yearbook of International Law and Affairs。出版首要目的在昭告世界各國,儘管中共在國際上不斷打壓我國際地位與壓縮我國際空間,中華民國仍為一主權獨立之國家,能以適當名義與世界各國締結條約與協定,並有英文學術刊物來登錄此類外交活動,使其一定程度上能取代美國政府「有效條約彙編」及其他國家類似出版物的功用。此外,該英文年報還介紹我國學者在國際法上的研究成果,並邀請外國知名學者撰寫有關中華民國之國際法與國際事務的論文,提供聯合國及國際社會中華民國在國際上的活動消息、在國際上與國內落實國際法的執行情形和國內各級法院對涉外案件的裁判等。

        英文年報發行後,德國科隆大學的Robert Heuser 教授和美國維吉尼亞大學冷紹烇教授曾分別在美國國際法年刊(America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Law)和中國季刊(The China Quarterly)上專文介紹英文年報。到目前為止,美國國際法年刊定期地介紹本會英文年報的出版與內容。全世界與我國有外交關係或實質關係之各國政府外交及法律單位;世界各國知名法學院如美國哈佛、耶魯、史丹佛等大學;世界各國之學術研究機構及智庫,如美國布魯金斯研究所、傳統基金會、美國企業研究所、比利時魯汶大學、荷蘭雷登大學、海牙學院、德國海德堡大學的國際公法研究中心以及聯合國各機關等均收藏本會出版之英文年報。

  英文年報名稱原為Chinese Yearbook of International Law and Affairs,學會於民國九十年十二月二十三日的會員大會中,通過名稱變更為Chinese (Taiwan) Yearbook of International Law and Affairs。主要原因是本會同時也是世界國際法學會(International Law Association, ILA)的分會,分會名稱自一九七六年起即為Chinese (Taiwan) Branch,故英文年報更改後的名稱與本學會在分會的名稱相符合。其次,就學術使用者的角度而言,標註Taiwan可以與中共有所區分,增加學者以關鍵字(key word)在網路搜尋資料的便利性而不致於讓國際人士混淆。

  英文年報字第二十三卷起將改由馬英九教授擔任總編輯,陳純一教授任副總編輯兼執行主編,學會衷誠感謝丘宏達教授長期對於學會英文年報的奉獻犧牲。

 

英文年報前任總編輯丘宏達教授

新任總編輯馬英九

英文年報第二十一卷封面

Top

 

【活動報導】中華民國國際法學會九十五年年會暨超國界法律學術研討會報導

 

  中華民國國際法學會九十五年年會暨超國界法律學術研討會於九十五年十二月十七日於東吳大學城中校區召開。活動一開始由陳長文理事長致詞,接著則由馬英九總編輯報告英文年報的編輯 發行工作,洪德欽教授報告「中華國際法與超國界法評論」的工作進度,陳純一秘書長也於隨後秘書處工作報告中分別就國際會議的參與、模擬法庭的推動主辦、超國界法律的推廣、學會網站的充實及學會財務狀況等相關事項做出說明。

  除了上述的報告事項之外,九十五年年會中也討論了許多提案,包括近來高中歷史課本「歷史課程暫行綱要」 對於臺灣地位的敘述及國際法學會(International Law Association)本會分會名稱等相關事宜。

     

 

陳長文理事長致詞

馬英九總編輯報告

陳純一秘書長報告

 

會員合影

  年會後展開超國界法律學術研討會,第一場研討會由潘維大教授主持,第一位報告人為高玉泉發表的為關於第三世界之法治的報告;接著周志杰教授發表了對於美國對國際人權法發展之影響與實踐的相關研究;第三位發表人則是許耀明教授,針對歐體法院角色之省思與其法律解釋之整體協調性原則的相關議題進行報告。第二場的研討會主持人由姚思遠教授擔任,此場會議牽涉的議題同樣廣泛:王啟明教授以國際社會化理論分析中共與日本漁權爭議問題;曾雅貞教授對國際經貿法「市場擾亂」概念也做出了初步分析;而李禮仲則是發表其對於國際金融法規與憲法制約的研究。

高玉泉教授論文發表

研討會會場

超國界法律學術研討會第一場次

主持人及論文發表人合影

Top


【活動報導邁向國際法的世界 一個不一樣的未來法學教育職涯講座

  除了國家考試,法律系學生的未來出路還有那些台灣法律學生如何能更具由全球競爭力目前就職於世界貿易組織總部的本會會員謝笠天於民國95年12月27日,應政治大學傑賽普國際法辯論社邀請,回到母校政大與學弟妹分享其成功的經驗。

  活動一開始由陳純一秘書長與社長洪唯真致詞歡迎,在接下來的一百分鐘裡,謝笠天學長透過投影片的講解,介紹其於大學法律系畢業之後的人生經驗,共分為三個部分,分別是在美求學(賓州大學、就業(Sherman & Sterling LLP)及在國際組織(世界貿易組織上訴機構)的工作經驗。

  經由其生動而流暢的演講,謝笠天學長點出了台下面臨未來出路抉擇的學弟妹心中所懷有的共同疑問,並以其過往的經驗,提供生涯規劃的建議,讓同學的思考不再侷限於國家考試等法律人傳統的出路。會後謝笠天學長也回答了許多同學各方面的疑問,更讓在場的同學有機會從國際化的角度看現代的法律人的角色。       

政大傑賽普國際法辯論社社長洪唯真致歡迎詞

主講人分享經驗

同學認真聽講

 

主講人謝笠天與政大傑賽普國際法辯論社同學合影

Top


【活動報導】英美法學資料使用講座           

  為了增進同學對於英美法學資料應用方法的理解,本會副秘書長何曜琛教授應邀為未來將協助學會英文年報編輯校對的同學以及其他有興趣的同學,講解法學資料的查詢及引用。

  講座一開始,何教授從美國法學教育的角度切入,介紹法學資料引用方式的發展背景,尤其對於目前主流之一的Blue Book註解系統有詳盡的說明。接著則以實際操作的方式教導大家如何以Blue Book註解系統的格式檢驗一篇法學文獻,過程中同學們不但學習到如何透過索引及快速參考表等更快速的掌握Blue Book的使用,也瞭解了引用不同種類法學資料(例如:書籍期刊、判例、網路資料等)的基本格式及注意事項。

  國內的法學教育普遍缺乏英美法學資料應用的教學,上了何曜琛教授的這堂課之後,同學在法學資料引用上不再是瞎子摸象,不論是將協助學會英文年報編輯的同學、參與傑賽普國際法模擬法庭比賽的同學,甚而是未來希望出國深造的同學,都是受益良多。

何曜琛教授講解英美法學資料使用方法

同學認真聽講

 

Top


【學會快訊】國際法學會執行委員會主席史琳勳爵來台訪問

  國際法學會(International Law Association)執行委員會主席史琳勛爵(Lord Slynn of Hadley)應外交部邀請,於今年(九十六年)一月四日至一月八日來台訪問。

  本會理事長陳長文先生於一月八日假遠東大飯店歡宴史琳勛爵夫婦,其他參與者包括:本會年報編輯馬英九先生、秘書長陳純一先生及外交部條約法律司司長梁英斌先生、外交部第三科科長柯良叡先生。

陳理事長歡宴Lord Slynn of Hadley

Top


【學會快訊】本會常務理事申佩璜先生榮任駐芬蘭代表

  本會常務理事申佩璜先生於去年榮任外交部駐芬蘭代表,為感謝申理事對國際法活動的關心及其對於學會的貢獻,理事長陳長文先生於九十五年九月六日代表學會設宴並由 本會年報總編輯馬英九先生與秘書長陳純一先生參加。

  申理事於赫爾辛基就任後,立刻開始拜會當地國際法學者,交換國際法學教育和實務運作發展經驗及未來的展望,並積極推動兩國之間國際法的交流。

Top


【學生天地】國立臺北大學成立國際法學社

  國立臺北大學國際法學社在徐慧怡老師、劉宏恩老師、張心悌老師及其他法學院老師熱心的推動下於2006年11月14日正式成立囉 !

  成立的宗旨為增進學生對國際法學的興趣,培養具國際視野與外語能力之人才。傑塞普模擬法庭辯論賽是本社年度重大活動之一,讓學生有機會接觸全英語的辯論比賽,且為增進社員對正式會議規則熟悉度,欲舉辦相關講座,並鼓勵社員參加模擬聯合國等活動,社團同時也督促社員修習英語或外語課程。常態性的社課由學生主導安排,目前計畫邀請專家及學者演講,採主題式的教學,使本校學生對國際事務有更深層面的接觸及了解,社員們可在社課或網站上做資源的分享,表達自己的想法。如此,拓展國際觀,因應全球化的世界。

Top


國際法快報近三個月內國際法相關新聞剪輯

中國試射反衛星飛彈

摧衛星展實力中共逼美 談太空限武 2007-01-20/聯合報】

中國大陸日前成功試射反衛星飛彈戰略研究專家推測此舉在外交上的近程目的,是經由太空戰實力的展現,迫使美國坐下來談判、簽署某種形式的「外太空非軍事化」條約。

中國試射反衛星導彈 歐盟正式聲明譴責中國 2007-01-25/自由時報】 延伸閱讀

歐盟表示,中國的試射行為違反了太空競備以及國際合作精神,有悖太空領域的安全。歐盟反對任何阻礙合作發展的態度且只支持太空與星球的和平研究,研究成果並以與所有其他國家分享為目的。

聯合國通過決議制裁伊朗

聯國制裁 伊朗嗆恢復煉鈾 2006-12-25/聯合報】 延伸閱讀

聯合國安理會於二十三日無異議通過制裁伊朗未停止敏感核子計畫的決議案。伊朗隨即譴責安理會雙重標準,對以色列最近承認擁有核武視而不見,揚言將立即恢復提煉濃縮鈾活動。

國際原能總署提議伊朗核作業與聯合國制裁均暫停,德黑蘭稱需考慮 2007-01-29/蕃薯藤新聞網延伸閱讀

IAEA署長埃爾巴拉迪在世界經濟論壇時稱,美伊雙方應停止虛張恫嚇,並展開直接對話。並提出伊朗「暫停」核作業,而聯合國制裁也將一併同時暫停的建議,德黑蘭週日表示需要時間檢閱。

其他新聞

國際刑事法院對前剛果民主共和國軍閥盧邦加一案開庭 2007-01-29/ICC Press Releases】  延伸閱讀

國際刑事法院在去年十一月舉行了首次庭審前聽證,以決定是否受理對盧邦加提起的戰爭罪指控。預審庭的法官表示,有理由相信,在剛果伊圖�地區部族衝突期間,盧邦加因其部隊招募了未滿十五歲的童兵而犯下戰爭罪,並要為此負刑事責任。

以國在黎南使用集束彈疑違反美國軍火出口法 2007-01-29/蕃薯藤新聞網延伸閱讀

美國國務院表示,以色列去年七月和黎巴嫩真主黨交戰時間,可能違反協議,向平民目標使用美國製的集束彈。同時根據紐約時報報導,除非國會採取行動,布希總統依法可自行決定是否制裁以國。但美國官員說,布希不可能作出制裁決定。

檢討國際兒童綁架事件的民事問題海牙公約之執行的特別委員會第五次會議做成結論與建議 2006-11-09 延伸閱讀

特別委員會強調賦予原告法律扶助的重要性,包括提供因缺乏對該國語言或法律系統不熟悉所需要的建議。委員會並贊成建立收集各國相關立法的資料庫,由不同法律體系的國家組成工作小組,研擬一提供各國隨時更新的國情資訊框架。

聯合國秘書長承諾強化聯合國對法治的支持 2006-12-14 延伸閱讀

聯合國秘書長於其報告中指出將在秘書處內建立一個法治協調與資源小組,該小組由常務副秘書長主持工作,並將在一個小型秘書處單位支援下,與相關的指標性單位密切合作,作為法治資料、專家名冊、網路資源等的儲存庫。甚而將考慮建議設立法治信託基金。

Top


【悼念】Tribute to Professor Louis B. Sohn: A Great Scholar and Teacher

                   (Dr. Ying-jeou Ma, Mayor of Taipei City)

 

With profound sadness I learned of the passing of Professor Louis B. Sohn on June 7, 2006. I came to know him in 1971 when I first visited Harvard Law School as a junior student at the Law Department of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in Taipei, Taiwan. I did not meet him there; I read his classic textbook Cases on United Nation Law (1967) and was greatly impressed by the author’s comprehensive treatment of this complicated subject.

I never imagined that one day I would become Professor Sohn’s student. I went to Harvard Law School in 1976 after I had earned an LL.M. degree from New York University Law School. Six months later I was admitted to the S.J.D. program. I took Professor Sohn’s course Law of the Sea in 1977 and was immensely fascinated by the depth and the fun of the subject. Using the newly adopted single working paper at the Third 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the Law of the Sea, namely, the Informal Composite Negotiating Text (ICNT), Professor Sohn intelligently guided the students through the maze of the ocean law by a wealth of interesting case law and practices. Meanwhile, he was like a working encyclopedia, knowing almost everything about public international law. I enjoyed each and every class I attended. This is why he was so popular at the Law School. One student of his once remarked, “I would pay 100 dollars anytime to hear him talk.” I got an A from him and decided to ask him to be one of my S.J.D. thesis advisers. My subject was “Trouble in Oily Waters: Legal Problems of Seabed Boundary Delimitation in the East China Sea”. 

Professor Louis B. Sohn

 

 

What impressed me the most other than the course I took with Professor Sohn was the way he treated my thesis. I would submit part of the draft to him every two weeks and discussed with him at the next visit. I remember one day I found his corrections of the punctuations in my thesis. I was surprised that a world-class scholar would spend the time correcting punctuations for his students. I asked him why. He looked into my eyes and said, “Mr. Ma, if you don’t pay attention to small things, people will think you don’t pay attention to big things as well.” These remarks have far-reaching impact on my attitude on academic writing. I taught law for 18 years and supervised student thesis often. Every time I would tell them the above story to emphasize the importance of correct style.

I got my S.J.D. in 1981, worked for a while in a Wall Street law firm, and went back to Taiwan . I kept contact with Professor Sohn when he retired from Harvard shortly after I graduated. He went to University of Georgia in Athens, Georgia first and then to 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Washington, D.C. I invited him to visit Taiwan once to attend a conference.  When I published my first treatise Legal Problems of Seabed Boundary Delimitation in the East China Sea (Baltimore: University of Maryland Law School, 1984, 306pp), he was nice enough to write a forward for me, an encouragement that inspired me for the rest of my life.  

Professor Sohn will be remembered not only as a superb scholar on international law, sometimes referred to as the Father of Modern Law of the Sea (as compared Father of the Law of the Sea Hugo Grotius (1583-1945), but also a passionate teacher who really cares about his students.

Top


 

本報由中華民國國際法學會發行,若您想訂閱,或是您有任何建議和想法,

請來信給執行編輯  蔡沛倫  csil2006@gmail.com

我們竭誠期盼您的來信

©Copyright 2007 Chinese (Taiwan) Society Of International Law.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2008 Chinese (Taiwan) Society of International Law.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管理:杜芸珮   Yun-Pei Tu   Contact Us